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台第2場供應鏈對話 擬於8月底前舉行

美國實際染疫死亡恐逾90萬人 佛奇:官方數據少算

陌生地(三一)

她哆嗦著從挎包裡摸出手機,打開手電,朝腳前照去。

剎那間,無數隻蛙鼓著眼睛看她。牠們疊羅漢似地一個伏在一個身上,密密麻麻,腐爛樹葉般紅褐色斑斑點點的皮,黑色勾畫的眼和鼻線,兩眼之間一點狡獪的白。鼓起的大眼睛反射她手電的光,水淋淋、黃亮亮。白肚腹膨脹收縮一起一落,達達達達達,連續振動的鳴音,是控訴、申冤,還是審判?

每一隻都長得一模一樣,同樣的姿勢、同樣冰冷的凝視,分得很開的泡泡眼,黑色的眼瞳。人骨禮拜堂裡,層層疊起的白骨,兩個眼洞看向遲早也要成為白骨的參觀者。她頭皮發麻,手一滑,手機落入了蛙谷。

蛙谷裡一陣騷動,上百隻蛙同時跳起,張開後腳半透明的蹼,在半空中交叉如空中飛人,落下後,重新布陣疊坐。兀自亮著的手電筒,照得幾隻蛙的肚腹透明。似乎厭惡這光,牠們自動向後推擠,讓出了足夠的空間,讓她心愛的、賴以生存的手機,緩緩沉沒。

「哦!」她終於喊了出聲,軟癱在他的懷裡。

他拖著她往後,離開這塊濕地,這個隱藏不可見危險的林地,往小酒館去。

他讓她坐椅上,自己坐桌上,像過堂審訊。

「你喜歡嗎?」

她茫然抬頭。

「你喜歡C島嗎?你喜歡這個小酒館嗎?你喜歡……我嗎?」

她張張嘴,卻沒能發出任何聲音。

他慢慢把口罩取下,先右邊,再左邊,對摺,塞進褲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他一字一句慢慢說,「我鎖了店門,拉下窗簾,坐在他身邊,不知道多久,一天?兩天?他發臭了,我起來,喝掉最後一瓶紅酒。然後,我埋葬了他。」(三一)

➤➤➤陌生地(三○)

手機

上一則

《舌尖上的鄉愁》徵文啟事

下一則

沼澤辛夷花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