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直播中/油管被駭束手無策?中共大外宣滲透西方媒體

「緊急寬頻福利計畫」上路 每月50元網路費補助

雨後(中)

就在那一剎那,他在窗玻璃上,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樣子,口罩遮住半邊臉,其他的五官特徵都被統統抹殺。不僅如此,整個身體都似乎被忽略,口罩成為個體的唯一標註。他幾乎認不出自己,鏡面反射中的這個人不會呼吸、不會說話,臉上多出一個由兩層紡黏布夾一層熔噴布組成的器官,超越自然規律的進化和演變,使他成為了安全、健康的新人類。

夥計曉東抱著箱子從裡面走出來,和寶成一起把它綑綁在後座。

電影院開門了。」寶成說道。

「老闆這幾天盯著呢!忙。」曉東把頭往裡間擺了一下,又用嘴努努別克車。他的武漢話已經非常地道,偶爾還是會冒出一絲鄉音,只有同鄉才聽得出來。

寶成從來沒有見過廣盛的老闆,每次從那裡取貨,他能感覺到老關不僅有帳面上的支出,還附加上些許謙卑和敬畏。他一定是比老關更有板眼的人。寶成不緊不慢把貨送回店裡,他沒有馬上回家,而是繼續向東,朝江岸邊騎去。過了幾個紅綠燈,拐彎之後,在一家書店門口停下來。

透過玻璃門,可以看到燕子正在和一個顧客說話。她的名字是艷,寶成自作主張,在心裡叫她燕子。他很得意這樣的創作,似乎那個輕盈俏麗的飛禽,會隨著每一次嘴唇開闔振翅而出。

說是書店,其實影碟、CD,甚至包括一些音響設備都賣。門口陳列著理財祕訣、百種西點做法之類的書,往裡面去,有幾個併排立著的原木書架。最早他來這裡,是想慕名看看那轟動一時的科幻小說。書被堆成一座小塔,旁邊立著怵目驚心的宣傳畫。他翻了幾頁書,頭腦波段就開始飄移,彷彿有個強大引力場干擾了注意力。他索性肩膀依著書架,任由心頭泛起的泥沙慢慢鎮靜下來。如果真有時空之間穿梭的神祕隧道,那一定就在高過頭頂的書架之間。

他感覺又滑進了老家村外那條小溪,身體在透明如水的空氣中飄浮。吸一口氣潛下去,無數微小的氣泡麻酥酥地貼著皮膚,並沿著大腿、小腹、背脊上升,在旋轉中膨脹破裂。小宇宙的爆炸,應該就是這樣吧!他全身懸浮在溫暖的岑寂中,像是凝固在琥珀裡遠古的昆蟲。

燕子從口罩上抬起眼,看見是他,微微點點頭。

分體式空調發出的冷氣從牆上飄下來。寶成踱到角落的書架邊,隨手抽出一本書。他有些心神不寧,過一會兒就抬起頭向外望。燕子正彎腰取書,黃底白花的衣服在胸前垂下來,逆光下那衣服竟變得透明,能清楚地看到一個女人身體上隆起的山丘。寶成慌忙挪開視線,他下意識地掏出手機,瞬間通過窄門跳進安全屏障。而且在這個屏障裡,他竟然想都沒想,就給燕子發出邀請。

電影院終於開門了,晚上一起去吧!

封城之前,他們不過一個是店員、一個是顧客。她知道他在小超市做工,他知道她是本市居民。公共交通停止運行的那天,寶成騎車經過書店,看見燕子在門口貼通知──本店即日起歇業。他逕自走過去對她說,以後買菜不方便可以找他。

寶成覺得自己簡直是在給小超市做廣告,然而燕子的眼睛火花一般閃爍了一下。她臉上還沒長出口罩這個器官,江漢平原女孩細白的皮膚,被冬陽籠罩上金黃的光暈。

他開始陸陸續續往她家送貨,方便麵、蘿蔔、白菜、豆角、香腸……女性衛生用品。她列出單子,名稱、數量、品牌,他報出價格。微信上冒出來大量氣泡,白綠交替,隨著手指滑動向上飄浮。他越來越忙,尋找時間的縫隙把口罩、洗手液、消毒水放在她家樓下。

老關找遍所有批發渠道,只有在廣盛才有保命的正牌貨。他頻繁地在冷冽而空曠的街道上來回奔波,兩旁樓房悄然肅立,唯有他是巡城的騎士、持節的使者。在充盈著迷惑和亢奮的狀態中,他睡得很少,卻一點也不睏倦。他甚至開始喜歡上這種時刻,滔天的洪流中人人平等,只有生死之分,誰還會去考慮可能發生的尷尬與挫敗。

幾乎所有的商店都關門了,超市成了海上唯一的港口。各種消息越來越多,她會在某些視頻下打出幾個哭泣的臉,有時直接用語音。不知是憤懣還是悲戚,聲音有點發顫,也可能是寶成拿電話的手發顫。她講起自己的童年的小巷、祖母燉的藕湯、父親的驟然離去、母親偏執而空洞的眼睛。貼近身體的死亡,好像不那麼冰冷可怖,只有心裡被剜去一塊,劇痛過後留下不完整的身體。她乖巧、聽話,努力保持平衡,四下尋找一些合適的材料修補,卻始終沒有辦法對接出完好的拼圖。(中)

➤➤➤雨後(上)

電影院 書店 微信

上一則

老友冬陽

下一則

風吹雪的等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