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強烈風暴襲加拿大東部 釀4死

台確診增7.9萬例較前一天略降 死亡增53例

老少女熱島嶼(上)

可樂王/圖
可樂王/圖

盛夏真不是人過活的日子,她覺得自己每天如風般地被打過江,又打回岸上。八風吹不動,八風吹又動,感覺自己花了很多時間生別人氣,花了很多時間感慨生老病死,花了很長時間才走出臉書按讚圈的假象。她發現自己開始無聊地忌妒起臉書上的陌生人都過得比自己好,連別人的自拍都比自己假得美,連衰事都比自己的哀傷。自己獨處,她可以不必遮掩地仇美憎富恨年輕人。

但這些她不是也都曾有過嗎?而且還正在擁有中,只是害怕流失,提早把自己說老。

老少女,中年阿姨,新潮大嬸。她才剛躍上姨的擂台,還沒適應。嬸的擂台,虎視眈眈摩拳擦掌,她還很陌生。

轉眼很多事沒做,熱氣入晚仍沒轉眼。

快要邁入大齡了,都還靠腰父母,是活該。但房價更活該,誰買得起?雨下太大的時候,她的書房會淹水。她的書房在加蓋的三樓頂樓,母親一直將違章建築給在母親看起來最不重要的書進駐,還有她這個產量差的女兒住。頂樓加蓋沒有裝冷氣,母親說:妳要吹就下樓,難道還要老母親上樓啊?母親轉眼要逢九,低調的六十九,看起來一副要和女兒比老,和女兒要天長地久的狠勁。

她覺得母親一天到晚走動街口里鄰,就是想把快望四的女兒嫁出去。

遲暮者總感惶惶。

母親還初一十五地前拜後拜,拜天神、拜佛祖、拜地基主、拜死去的老公。祈文裡總有一項:要菩薩和媽祖婆幫個忙,把快要變老姑婆、長出豬公牙的女兒給嫁出去。

她在臉書寫,她有一個最勤於走動鄰里、最善於拜拜,且還是天下最大省的媽媽。有人留言問她:天下最大省是在哪裡?

她寄了一個翻白眼到天邊的圖像過去。

傻啊!在「足感心」的全國電子。

她真的好需要「足感心」的電子產品,但用了洪荒力量,也召喚不到裝冷氣機的一天。錢不是主要因素,主要是頂樓加蓋的材質。工人來巡過,還真心說了真話,裝了也是熱,且電費驚人。母親聽了說算了,要吹下樓,更省。

裝不成冷氣,又不想下樓和母親見面容易吵嘴,她去買了掛在頸上的小圓形攜帶式電扇,像是冬天遮耳的小毛套。買了加裝冰袋,可以吹出冷氣風的電扇,但還是熱。

一到夏天,她和母親就紛紛從恐老變成恐熱。恐熱季節,恐同、恐婚、恐老、恐病,她的時代,恐和病彼此掛鉤,成了關鍵字。

頂樓是不吸金但吸熱的鐵皮屋頂材質,陽光下一片銀燦燦,像是母親口中掛著幾顆為了省錢而鑲的銀牙齒,彷彿母親一張口就可咬下鐵餅的錯覺。

三樓加蓋鐵皮屋,沒有隔熱、沒有隔音。熱島嶼四周沒有降溫的海水,環繞的是八卦如海潮音的一襲襲不斷電的聲波。整條巷子裡最三姑六婆的人家,剛好就在她家左右和對門,因此每日每夜都是噪音如盟軍轟炸。對面的兒子娶的越南新娘生了三個,左右兩個隔壁人家的阿嬸跟兩個不嫁的老女兒最愛玩對面的小孩。對面那一戶的家門口就是整條巷子無聊阿嬸們的聚集地,只要有小孩哭鬧,都會過去攪和一番逗弄。小孩哭聲愈大,她們就愈有存在的快感,這種快感可以填滿她們的空巢。

對面的人家是超級大嗓門,說話都用吼的。越南新娘分貝更高,跟沒嫁的老公姊姊一起嘰嘰呱呱叫,兩人彷彿在玩分貝比賽。魔音傳腦,加上超級酷風熱氣,總是把她轟出門。

祖父以前常對掛著耳機的她說,要把所有聲音都當成觀音菩薩,觀音因耳根而得果位。

如何因耳根而得果位?妳怎麼沒接著問?祖父笑說。她根本沒聽懂什麼是耳根、什麼是果位。佛桌上擺著很多水果,是那個位子嗎?

耳根成就是必須訓練自己聽到外境任何聲音,都立即返聞自性,入流亡所。好難啊!聽到阿嬸的分貝,實在很難想成是觀音再現。她繼續戴上耳機出門,同時為那三個被玩的孩子感到抱歉。長期內心養著一股鼓譟,太緊而有崩裂感,很難再忍耐的極限快要抵達臨界點。只要這個死亡線快出現了,她的理智就告訴她,上山去找祖父吧!或者喝點手機上老是被轉傳的金玉良言、心靈濃湯。這種濃湯像止痛藥,瞬間止痛,但不會根除,且會引發後患。

但她沒膽,萬一被老媽趕出去,自己連個落腳地都沒有。靠腰族還是好的,只是轉眼竟也要邁入大齡剩女,每個月的卵子都在流血哀號。但人生卻什麼故事都還沒發生,轉眼就要跳到姨嬸擂台,等著淘汰被丟進黃昏市場,她真哀怨。

真的好熱啊!要保持清心自在,真是愈來愈難了。去咖啡館,瞬間從自動門吹上臉的空調,常讓她感激得想要流淚,這才是猛暑人過的生活。夏天她看起來就像個小男生,好在短髮救了她,頸臉不會太燥熱。但到了冷氣房,頸部一陣冷,就好想像長髮女生抓兩撮頭髮遮冷。(上)

臉書 越南 咖啡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