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明後年歐美疫苗訂單已爆量 台灣還要當幾年疫苗孤兒?

德媒:北約盟國是否助美軍保衛台灣 明年可能有答案

青春(一一)

尤其是他的問題總無法得到及時解答。從前在有人教的情況下也似懂非懂,現在更難了。不知為什麼,米亞一廂情願地認為泉馬上就會考上鄰鎮的學校,並且出落成其中的佼佼者。可能,在她的潛意識裡,認為混混們的智商絕不在普通人之下,甚至還要高上一籌。他們之所以被淘汰出局,是因為在某些關鍵時刻受了誘惑,或被人帶壞了,或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她的哥哥納多就是例子。她很難接受納多是個並不聰明的人,這比他是個道德敗壞的人更讓她在意。

米亞感到泉也是這樣的人,而且他長得很帥。她的哥哥納多也是一個相貌堂堂的人,但當他做了那麼多不該做的事,就再也沒有人提及他的相貌了。看到泉瘋狂地苦讀,米亞頓時起了憐憫之心。如果納多當年也能這樣懸崖勒馬,或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無所事事了。她發現自己並沒有真正放下對納多的期待,這讓她深感苦惱。

很多天過去,米亞一直站在離寺廟不遠的坡地上讀書。她完全可以另找一個更安靜的地方,以便更加專注地進入書本的世界。但泉那張越來越蒼白、瘦削的臉在吸引著她。據說,他的父母親已經從務工的城市返回了,他們在給他聯繫學校。但除了成績,沒有什麼能說服另一間學校收留他。

米亞認識一些人,他們在學校裡待了很久,總有上不完的學。到後來,這些人都成為讓人羨慕的人。米亞也想成為那樣的人。她對莫名其妙地中斷學業,感到恐懼;想到畢業之後,有可能無法進入更高的學府深造,就無比惶恐。即使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學業上,也無法消除這種惶恐。(一一)

➤➤➤青春(一○)

會考

下一則

「隧道盡頭的光」 馬友友打完第2劑疫苗當場即興演奏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