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金山市府「強勢復甦」計畫砸千萬 培訓失業民眾

多州急於開放 CDC延後公布指南 佛奇疾呼:仍要戴口罩

美食嘉年華(一)

薛慧瑩/圖
薛慧瑩/圖

1 鱷魚先生:冰淇淋

「鱷魚先生!」羅傑聽見冰淇淋車叮叮噹噹的鈴聲,開了門就跑出去。

「鱷魚先生?他在說什麼?」羅傑的母親問羅傑的父親。

羅傑的父親聳聳肩、搖搖頭,無所謂地說:「不知道,小孩子嘛,喜歡編一些故事,也許是想像中的朋友。別擔心,無大礙。」

鱷魚先生確實是羅傑的朋友,不是想像的朋友,卻是未來的朋友,因為羅傑還沒有成功地和他建立起友誼。但是他相信,經過他的不斷努力,鱷魚先生一定會成為他的朋友。

這位開冰淇淋車的先生年紀有一把了,總是用頭巾蒙住嘴。大家以為他蒙上臉只是因為講究衛生,不知道另有原因。羅傑沒打算知道原因,卻意外發現了。

羅傑給鱷魚先生起名叫鱷魚先生,只是方便自己記住。他覺得賣冰淇淋的先生高高的、臉長長的、皮膚皺皺的,有點像他喜歡的鱷魚。在還沒有打聽到他的名字之前,就打算先在心裡稱呼他鱷魚先生。

大多數的小孩都是買完冰淇淋就跑回家了,羅傑卻經常在買完冰淇淋之後,站在一旁,看著鱷魚先生繼續賣冰淇淋,邊看邊吃。

有一天,羅傑看到一個小孩從口袋裡掏出很多銅板,鱷魚先生看了看說:「還差五毛。」但是他抬起頭,看小孩搖搖頭,好像意思是他只有這麼多錢,還是把冰淇淋給了小孩,大喊:「下一個!」

又有一天,羅傑看到一個小孩要點冰淇淋,指著冰淇淋車身上貼的圖說:「巧、克、力、香香香──草──」鱷魚先生把頭伸出窗口,仔細看小孩指的是哪一個冰淇淋,然後取出來給他。

旁邊有個小孩說:「他是個結巴欸!」然後故意說:「你的冰、冰、淇淇──淋,好吃吃吃──嗎?」

鱷魚先生說:「不要管別人的冰淇淋,管你的心就好。心甜,冰淇淋才會甜。」

羅傑知道這是說給嘲笑別人的小孩聽的,心想鱷魚先生真神奇,一定要認識他。

羅傑想和鱷魚先生聊天,買完冰淇淋,又回到隊伍後面排著。

「小朋友,你還要什麼啊?」鱷魚先生問。他的眼睛總在微笑,嘴也是同時在微笑的,只是被頭巾罩住了。

「我想跟你做朋友。」羅傑說。

「你是我的朋友啊!」

「我想和你聊天。」

「我沒時間哦!」鱷魚先生看這條街上沒有顧客了,準備把車開走。

「你的車上到底裝了多少冰淇淋?」羅傑趁著他還沒把車開走,一直抓住他問問題。

「帳本上有,但是我不記得哦!」

「你下一站去哪裡?」

「莫非你要跟蹤我?」

「我不是跟蹤你,我到有冰淇淋車的地方玩。」

「不告訴你。小朋友,該回家啦!」鱷魚先生向他揮揮手,迅速地把車開走。

羅傑天天都來找鱷魚先生。買了冰淇淋之後,總要再排一次隊,和鱷魚先生說話。鱷魚先生答應羅傑,每天回答他一個問題。

羅傑打算從這些短暫的交流裡,發現鱷魚先生的身世。

「你不工作的時候,也蒙著臉嗎?」羅傑問。

「是啊!」

「為什麼?」

「一天只能問一個問題。」

「為什麼?」

「回家、回家!」

羅傑一邊走回家,一邊想著下次該怎麼提問才好。每次只能一個問題,鱷魚先生也不是天天來,這樣整個夏天也問不了幾個問題。但是被鱷魚先生允許靠近,他已經非常高興了。

羅傑決定把每一次和鱷魚先生的對話都記下來,一個夏天過去之後,他就能拼湊出鱷魚先生的文字肖像了。儘管這個肖像比較模糊,卻是他耐心耕耘的的成果,是友誼的見證,是他喜歡的一幅畫。

「你叫什麼名字?」

「大家都叫我鱷魚。」

羅傑並不驚訝,還為自己有點預知能力而沾沾自喜。

「你覺得開冰淇淋車好玩嗎?」

「沒想過。」

這回羅傑有點失望,也有點意外。

他想知道鱷魚先生開冰淇淋車的感覺,但是聽起來他不像喜歡,也不像不喜歡。但是總不會什麼感覺也沒有吧?羅傑很納悶。

鱷魚先生的反應完全出乎羅傑的意料。羅傑沒有想到,可以這樣回答一個問題。若是有人問他什麼事,他總會努力地想,想出一個答案,想不出來至少會老實說「不知道」。

第二天,羅傑問鱷魚先生:「你冬天幹什麼?」

鱷魚先生有點逗趣地說:「開另一種冰淇淋車。」

「另一種冰淇淋車」是什麼呢?羅傑又帶著滿肚子疑問回家了。可是這些疑問令他感到愉快。有些疑問不需要答案,本身就是一個句號,或者是一個驚嘆號,內容更像「你好」、「哈囉」或「我喜歡你」。

羅傑雖然跟鱷魚先生成了朋友,並且與他交談多次,可是他從來沒有見過鱷魚先生面孔的下半部。(一)

上一則

紐約市立博物館 展「疫情六個月」

下一則

包容或抵制聖誕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