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北加州灣區 明、後天迎近5周最大降雨

姓氏拼錯!俄州91歲翁被誤打2劑疫苗 呼吸窘迫急送院

好狗巴赫(二)

顏寧儀/圖
顏寧儀/圖

巴赫還是一臉狐疑,牠肯定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我默默觀察著這隻狗,努力尋找牠的可愛之處。其實,和狗相處與和情人相處一樣,看得越多越順眼。這是我的最新發現。

巴赫牠個頭中等偏大,身上長著黑黃相間的皮毛,兩隻眼睛上方各有一個鋼鏰大小的黃點,讓牠顯得有別於其他狗。中國人俗稱這種狗為「四眼狗」,不過蘇珊娜告訴我,牠的學名是羅威納犬。我上網查了一下,說羅威納犬聰明懂事、個性沉穩,對主人絕對忠誠,並善於分辨善惡是非。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羅威納犬聽從口令、服從主人指揮。後來發生的事情,證明巴赫確實具備這些品行。

我喜歡上了巴赫。「預祝我們愉快相處。」我對牠說。從牠不停搖頭擺尾的樣子來看,牠也喜歡上了我,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得意忘形。

巴赫,牠萌得可愛。

2

蘇珊娜對我「自由諮詢師」的職業產生質疑,這一點也不奇怪。在多數人看來,「自由諮詢師」是無業遊民的代名詞。實際上,這個頭銜也確實給我帶來外界的冷嘲熱諷,甚至影響著我建立長期穩定的兩性關係。

別看眼下我和翠花打得火熱,可那只是蜻蜓點水式的來往。但是,人們不知道的是,我在電腦編程方面有過人之處,許多提供網上服務的公司都離不開我。我的特長是trouble shooting(排除故障),我在業內有著無可替代的地位。有時聽到同行們稱讚我是「滅火」能手,我心裡還不免美滋滋的。所有倚仗我的公司寧可在故障發生時付給我高額諮詢費,也不願意看著我在大部分時間游手好閒。對我來說,不用到公司上班、不需要看老闆的臉色,這比什麼都重要。

不過,自由諮詢師那種抽瘋式的工作方式,確實給我身邊的人帶來困擾。時而無所事事、時而二十四小時連軸轉,我的最高紀錄是七天七夜只睡五個小時。還有我的收入也像打壓板一樣起起落落,有哪個女人願意過這種不是餓死,就是撐死的日子?為此,我的女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久而久之,我倒過慣了這種身邊不乏女人的單身漢生活。

巴赫的到來改變了我的生活模式,一個只會和電腦對話的人,現在要和狗溝通,這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機遇。

「只有互敬互讓,我們才能和平共處。」我常常這樣提醒牠。

那天翠花打來電話,上來就抱怨我不給她電話,也不請她吃飯,也不邀她到家裡來。「你的心是不是被狗叼去了?」

翠花不愧是聰明人,她每次罵我,都能罵到點上。

做為漂亮又能幹的女人,翠花習慣於眾星捧月。跟她在一起,我要不停讚美她、呵護她。因為我知道,她身邊如果沒有我,她很容易就能找到「他」。這個意識像座山一樣壓在我心頭,讓我喘不過氣來。

對於翠花的強勢,我早就習以為常。要知道女人的美麗一旦成為資本,就會按照資本的運轉規律而運轉。我做為翠花的男友,就要付出多於其他人的代價,更何況她周圍的人也會無時無刻地讓她知道她的價值。

翠花在她做事的那家中國餐館是頭牌帶位,憑她的長相,不少客人為她而來。只要她不在,許多食客掉頭就走,餐館的生意立馬減半。為此餐館老闆對翠花都要點頭哈腰,連不苟言笑的老闆娘對她也總是面帶微笑。這件事帶來的負面影響是我的日子愈加難過。像「心被狗叼去了」這種話聽得多了,我慢慢也找到了對應的辦法。

「這些天我家裡住著個客人,所以我不方便出門,也不方便讓別人來我這裡。」

這句話果然引起翠花的警覺。

「是什麼樣的客人?」她追問道。

「是個很特殊的客人。」

「是男的,還是女的?」

這下我抓住機會了,我知道如何刺激她。

「這個,我沒有仔細看過,所以也說不好牠是男的,還是女的。」

「你在說什麼鬼話?和你住在一起的客人,你不知道是男是女?你頭腦有病吧你。」

「我真的沒檢查過,這樣吧!我這就去查看一下。你不要掛掉電話,我馬上告訴你。」

翠花在電話裡的尖叫像哭又像笑。我放下電話,在客廳裡走了一圈,然後回覆翠花說:「我仔細看了一下,可還是看不出是男是女。不過根據一些特點來看,牠多半是個女的。」(二)

中國

上一則

紐時建築評論家花10個月設計「城市雲漫步」

下一則

調幹生上大學(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