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加州確診破130萬 喬治亞州逼近50萬

創歷史新高!喬丹、歐巴馬的實戰球衣拍出天價

偷自行車的人(一)

顏寧儀/圖
顏寧儀/圖

1

秋末的時候,紐曼街上發生了一樁怪事,劉翔居住的三十八號樓,地下室裡開始丟東西。最早察覺的是二樓的西班牙人古樓。夏天的時候古樓失業了,失業之後,他就變得神經兮兮的,尤其對聲音敏感。無論誰家有聲音,他都去敲門干涉。只要大門一響,他就從門縫中伸出腦袋,兩隻黃眼珠滴溜溜亂轉,口中念念有詞,見是鄰居,方才縮回去。

郁歡對此頗不適應。小武說:他失戀了嗎?郁歡奇怪地看小武一眼,小武解釋說,如果失業又失戀,容易產生心理問題。郁歡這才想起來,小武正在修心理課,並且很迷戀。

郁歡就說,感謝上帝,他太太還在。

古樓一般不出門,唯一出門是在後院遛貓。他給英格蘭大爪貓脖子上套了個環,用帶子牽著。大爪貓很不滿,走起路一扭一扭地彆扭。有一次與郁歡碰個正著,還呲呲牙,壓低喉嚨吼一聲。郁歡認為牠在向自己撒氣,打不過主人,還打不過你嗎?郁歡繞著牠走,她認為一隻貓被遛是可恥的。

古樓的太太娜塔莉也很少出去,他家門前總是擺著兩雙一模一樣的鞋,一男一女。

那時還沒有人知道濤哥家的故事,也不知道小濤失蹤了。

濤哥原本是住在三十八號一樓的,夏天他們搬到溫哥華去了。幾年前,濤哥在市中心買了一個食雜店,靠近康考迪亞大學主校區。康大這些年招了許多中國留學生,由原來一座老舊的建築,迅速發展成一個可觀的校區。這個校區沒有校園,就建在地鐵站附近,是名副其實的城市大學。

接著,校區裡出現了許多中國餐館,雨後春筍一般,東北餃子、雲南米線、武漢熱乾麵、湖北燜黃鱔,還有奶茶和麵包店,都是為留學生準備的。濤哥的店就在附近,劉翔說那是一個好地方。

濤哥撇撇嘴說:好什麼,一點都不好。接了店才知道,是一個不掙錢的爛店。

那你為什麼還買?郁歡睜大眼睛不解地問。郁歡的臉型很對稱,但五官不太對稱,一個眼睛比另一個小一點,一邊嘴角比另一邊斜一點。平時不明顯,每到表情豐富的時候,就看出來了。卻不難看,帶著一種略顯天真的可愛。

濤哥說:本來這個店的老闆,是我一個哥們。租約到了,房東要漲租金,漲得實在太離譜了,老闆有些氣,就讓濤哥把店接下來,便宜賣給他。濤哥當時也喜出望外,後來濤嫂小林說:你幹麼買,就等著他破產好了。等他破了產,你再租下來,不是白撿一個店。

濤哥暗地裡去找房東續租約,居然就續下來了。那老闆心中雖然恨,卻沒辦法。也是個想得開的人,沒有像濤哥預料的那樣,掄一把斧頭把店砸了。倒是什麼也沒做,把一個店,完好無缺地白送給了濤哥。

濤哥接了店,生意卻不好。到底已經關了兩個月,顧客跑得差不多了,再讓他們光顧很難,想留住他們更難。顧客就是這樣,哪裡便宜去哪裡。如今知道了別的店價格更便宜,便不再來了。還好,周圍店距離比較遠,圖方便的顧客陸陸續續又回來一些。

無奈租金實在太貴,一個小店養家還是不夠,濤哥就還像以前一樣,清晨送廣告報紙,有機會就接國內來的旅行團。他接小團,七個座的車子就夠了。濤哥喜歡說話,說話的時候不用大腦,像流水一樣流暢,按語言學家的話,他的語言在大腦思維之前。按濤嫂的話,濤哥就是一個話癆。

他的話多是道聽塗說,在劉翔看來,毫無理論依據。所以每次濤哥來,劉翔都不冷不熱,盡量藉機走開。倒是郁歡,喜歡與濤哥聊天。濤哥就斜著身子,像一棵長歪了的樹,身子不動,只有嘴巴一開一合,喋喋不休,一侃就是小半天。

濤哥開心的時候少、氣憤的時候多,遇見的客人常不如意,吵架鬥嘴是家常便飯。不過濤哥自有妙計。比如那天他跟遊客因為小費生氣,他就說:

他還想投訴我,想得美。我直接告訴他,我這去大使館找彭大使,讓他評評理,看誰給中國人丟臉。

真正讓濤哥煩心的是他的兒子小濤,這孩子長得又高又大,稟承了父輩西北人的粗獷驃悍,卻不像父親那樣愛說話。他沉默寡言,只喜歡玩遊戲。他是遊戲一代的孩子。

開始濤哥並沒有放在心上,一直到上小學。上學不久被調了一個班,與一些進步緩慢的孩子在一起。老師解釋說,小濤在接受能力上有些問題,也就是說,智商不是很好。濤哥臉漲得通紅,眼珠也鼓起來,卻奇怪,說不出話。後來眼珠子也憋紅了,只說了一句:你才弱智。

濤哥把小濤轉學再轉學,每到一個學校,開始幾天還好,日子稍長,就會有問題。最終公校待不下去,只好去私校。到了中學,私校居然也待不下去,只好輟學。(一)

中國留學生 租金 房東

上一則

隱形戒指

下一則

如果我有...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