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球確診破6042萬例 死亡逾142萬

娃娃屋(七)

多拉忙完了清潔的工作,為亨利燙好了襯衫,收工走了。她走了沒一會兒,電燈閃了兩三下,熄滅了。瓊想,這多拉還真及時。於是點亮了蠟燭,拿了活計到這張桌子上來做。她坐下以後發現,圓盤有一個可以移動的臂,可遠可近、可左可右,甚是方便。

活兒做完,瓊小心地蓋熄了蠟燭,藉著窗戶透進來的微弱光線,走下樓來。亨利坐在桌前,桌上有一個燭台,燭台邊上也有個燭蓋。燭台插著三根蠟燭,光線還算不錯。他正在為一個日本娃娃的臉部「化妝」。複雜的髮髻上懸吊的髮簪,在燭光下閃爍著迷人的光彩,瓊站在那裡看得呆住了。

「這娃娃的和服材料該是來自日本,並非阿姆斯特丹……」

「里斯本。很多衣料、鞋料、飾品來自里斯本……」亨利一邊回答著,一邊收工,讓那精緻無比的娃娃臉上吹彈得破的肌膚,在燭光下閃爍著古典之美。

「訂戶也不會是日本人吧?日本的娃娃很有名的。」

亨利轉過身來,很和氣地告訴瓊,訂戶是阿拉伯富商,「喜歡收集帶有各種不同文化特徵的玩偶。」

有一搭沒一搭,兩人隨便聊著。瓊問亨利,斷電的日子,他喜歡做什麼。讀書或是彈琴,讀書的時候比較多。他也說他喜歡讀歷史,最近正在讀中世紀西班牙南部的歷史。瓊便打開了話匣子,說她正在讀皮特‧哈米爾:「他八月五號走了,我想念他,就來重溫他的《八月雪》……」

亨利說他非常喜歡哈米爾的專欄文章,瓊便說起她在紐約思存書店的經驗。這家書店才是她獲得學位的課堂……(七)

日本 書店 紐約

上一則

紐約外百老匯和喜劇俱樂部告州府市府 要求重開

下一則

萬聖節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