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五角大廈被刺死警員身分公布 是陸軍老兵

已施打嬌生疫苗民眾 舊金山醫院提供補充針

娃娃屋(二)

顏寧儀/圖
顏寧儀/圖

父親總覺得,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兒不必再靠女紅過日子,母親卻說「藝不壓身」,硬是將一身本事傳了給瓊。現在,可不是用上了嗎?瓊用小小的鶴嘴剪剪斷線頭的時候,忍不住開心地想。

瓊雙手捧著娃娃走下樓來,看到亨利已經完成的一個五官精緻的娃娃頭,端端正正地插在一根有底座的桿上,他正在為這個娃娃的身體部分上色。這個沒有手腳的身體被架在一個可以轉動的設備上,正在從灰色變成柔美的白人肌膚色……亨利左手邊的唱片機上轉動著黑膠唱片,韓德爾的《彌賽亞》將整個房間籠罩在悲愴之中。唱片機下方是整整一櫃子的黑膠唱片。唱片機上方,裝置在牆面的書架上,清一色有關玩偶設計的圖書,粗看上去,多半是德文……

亨利身後,是裝滿玩偶零件的架子,灰色的頭、身體、手臂、大腿、小腿、手、腳……灰色的部分人體分門別類裝在透明的小盒子裡,排列整齊、井然有序。亨利的工作檯分成兩個部分,一邊是相當大的電腦屏幕,另外一邊則是裝在瓶瓶罐罐裡的顏料、調色碟、插在巨大筆筒裡的畫筆。

亨利專心工作,瓊靜靜站著,在那佔據了幾乎一面牆的詭異灰色中,她看到了一張半人高已經泛黃的照片,被鑲嵌在一個手工鏡框裡,一位秀氣的女子穿著白色印花越南奧黛,雙手捧著一個娃娃。女子烏黑的秀髮梳著高高的雲髻,溫柔地微笑著。手中的娃娃一頭蓬鬆的金色鬈髮,身穿絳紅色華服,腳蹬同色靴子,笑得無比燦爛……

「湄娘和她做的第一個娃娃,」不知何時,亨利已經轉過身來,面對著瓊:「湄娘是我太太,越戰之後,我帶她回到這裡。她被瘟疫捲走了,三月間的事情……」亨利的臉上沒有表情,瓊說不出話來,僵硬地將手上的娃娃遞過去。

亨利把娃娃放在放大鏡下面,仔細查看裙襬上的花邊,良久,抬起頭來:「很好。你轉身往前走,會看到廚房、開放式餐室、洗衣房和車庫,你自己去熟悉一下環境。然後,我會告訴你包裝材料的位置,我們今天就可以通知UPS送貨……」

正對著門,瓊看到了高高的玻璃櫥櫃,裡面是頭髮,顏色不同的頭髮,隔著玻璃,看起來就像真的頭髮。瓊轉移了視線,一邊在想,自己剛剛完成的那個娃娃,那亞麻色的頭髮難道是真人的頭髮?

在前往車庫的途中,瓊看到了一間房間敞開的門,門內有一架助行器。遠遠望去,房間裡有一張單人床,滿壁圖書,想必是亨利的臥室兼書房。瓊繼續往前走,廚房、洗衣房都乾淨無比,餐室有六個人的座位,平滑如鏡的桌面上空無一物。

車庫裡一輛吉普、一輛女用腳踏車,牆壁掛鉤上一頂女用安全帽、一把汽車鑰匙、一條腳踏車掛鎖。牆邊立著一個大鞋櫃,打開看,空無一物卻被澈底清潔過,散發出消毒水的氣味,瓊想到了門上衛生局的告示。

她把腳上的鞋子放進鞋櫃,只穿著襪子走回亨利的工作間。亨利的辦公椅已經把他帶到一張書桌前,他正在用羽毛筆寫著什麼,頭也未抬,發出一連串指示。

瓊飛奔上樓,從行李箱外側的小口袋裡,取出棉布拖鞋套在腳上,飛快走進臥室對面房間,左手邊第一個架子,第一層的兩個深藍色禮盒,一大一小,捧在手上,快步下樓來。

大盒子打開,裡面的棉紙上竟然有浮水印Mae Niang。天哪,湄娘娃娃屋,瓊心頭一震,百貨公司的包裝紙也沒有這樣講究……包裝娃娃的方法卻是瓊熟悉的。一張紙直放、一張紙橫放,娃娃放進去之後,兩張紙整齊摺疊覆蓋,亨利遞上銀色貼紙浮雕著湄娘的名字。最上面,是娃娃屋的證書,米色卡片上,亨利用花體字書寫,證實此乃「湄娘娃娃屋」純手工產品,配以圓形浮雕鈐印,簽了字、寫了日期,這才蓋上盒蓋。

另外一只盒子比較複雜,層層疊疊的棉紙包裝著娃娃的配件,髮刷、髮箍、配有帽針的帽子、披肩、手套、手包、陽傘。兩只盒子全部備妥,用藍色緞帶做最後的包紮。

UPS的車子適時停在了門口,駕駛先生走進來,熱情地同亨利寒暄,接過遞送地址單據,很客氣地跟瓊打了招呼,這才捧著盒子上車離去。

一連串的新奇經驗讓瓊怔在了原地,回不過神來。好不容易,她輕聲低語:「與芭比娃娃完全不同……」

「芭比娃娃是一種文化。從德國玩偶歷史中發展出來的純手工娃娃也是一種文化。最重要的分別在於芭比娃娃是玩具,我們的娃娃是藝術品……」(二)

越南 汽車 教育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