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被制裁!龐培歐等28人無法吃「中國飯」恐年損30億

拜登橢圓形辦公室 拿掉川普所愛 歷史人物請進

秀水小鎮(五)

她很過意不去,同時也很慶幸,趕緊俯身去翻垃圾簍,信還在。她像個小孩子面對一件失而復得的心愛之物,細心把信紙抹平,沿著原來的摺痕摺好,再夾進一本精裝書,然後鎖入抽屜裡。

黑猜重新給岑明寫回信。不用經過多麼縝密的構思,僅憑她不錯的記憶,這次寫得順利了許多。第二天上午,學生們做課堂作業時,她去了趟郵局。她害怕郵局的人認出她來,所以埋著頭,而且走得很快。雖然岑明說要下個月才回去,但她仍然希望能夠早日寄達,為了安全與穩妥起見,她選擇了比平信貴好幾倍的掛號信。

從此以後,她便開始了度日如年的等待。她常常一個人坐那裡出神,喊她幾聲才答應,臉上的表情一會兒歡喜、一會兒憂慮,絲毫不是往日的那個黑猜。到底是過來人,母親看出了蹊蹺。

她問黑猜:「女兒,你實話告訴媽,你是不是談對象了?」

「我哪有。」黑猜有點不好意思。

「談了就談了吧!這有什麼。你早就該找一個男朋友了。」

黑猜不語,算是默認了。

「是誰?」

「你們都認識。」

「談多久了?」

「不知道。」黑猜嘆息一聲,「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談戀愛。」

「那你們到哪一步了?」

「不知道。」

「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你就別問了,」黑猜心煩意亂地說,「等到合適的時候,我自然會給你講的。」

每次經過收發室,她都主動問門衛大爺有沒有她的信,得到的回答總讓她失落。信遲遲沒有來,但黑猜不再胡思亂想,她相信岑明已經打點行裝,正朝著家的方向行進。她悵然走在已經走了二十年的路上,就算閉上眼睛,哪裡是一處坑窪需要避開,哪裡有一棵枝椏伸進小路的樹,她都能瞭然於胸。

於她而言,秀水就是這樣的一成不變,她兒時是什麼樣,眼下還是什麼樣。但是,這天她看到的所有物事都不同以往,她看什麼都感到憂傷,人們的眼神都充滿同情。她突然覺得,自己也像極了一個詩人。(五)

下一則

塗鴉藝術家班克西仿莫內畫作 996萬美元成交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