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海灘救生員不足 無人機應急救援 海上投擲救生衣

長周末天公作美 華埠商家迎客流高峰

老佛爺上身

我長期在帕羅阿圖(Palo Alto)和沙拉圖卡(Saratoga)兩個城市戲院當劇場帶位義工,一方面羨慕才華洋溢的演員,另外也喜歡劇院裡唱歌、舞蹈、音樂的氛圍。既然不能演戲,沾上邊也不錯,而且可以免費看到好戲,運氣好的時候還會遇到百老匯秀。

有時男女主角是華人演員,唱作俱佳的表演堪稱是華人之光,令人感到欣慰及興奮。劇場也經常找演員,問我想不想上台演出?我覺得和我的世界實在是相距太遠。

越怕什麼,就越會發生,有人推薦我演出一場華文舞台劇,地點在第安薩社區大學(De Anza College)的藝術中心,原先告訴我只有兩句台詞,後來發現根本不是那樣的狀況,當我想打退堂鼓時,一切已成定局,只好打鴨子上架。

舞台劇是敘述一百多年前在美國紐約的一個華工,他的主人幫助哥倫比亞大學成立了第一個漢學系,當時清朝慈禧太后聽聞此事,特別捐贈了五千冊的「古今圖書集成」。而推薦我演的角色,就是扮演慈禧太后。

由於我沒有演戲經驗,於是導演一句句教我念台詞,何時要加重語氣、拖長尾音,何時又要抑揚頓挫、戲中有戲。接著就是教我如何走台步,老佛爺穿的是花瓶底鞋,所以走路、轉身都不能太快,必須搖曳生姿,這還真不簡單,走幾步路就有點頭暈想吐。另外就是眼神一定要傲視群雄、目空一切,口氣要穩、慢、拖,表現出太后的權威。

經過數次排練後,我發現除了要背自己的台詞,還要記住別人的台詞,因為要知道何時才輪到自己。中間不能出錯、漏詞,以免影響他人,常常還要展現老佛爺的氣勢、態度、表情以及不怒而威的霸氣。到了快要演出的日子,開始琢磨著,一個不會演戲的人要如何演戲?要如何表現自然而不像演戲?我覺得唯一要演得像的方式就是讓「老佛爺上身」,自己以為自己就是老佛爺,那麼不用演就像了。

頭頂平版后冠,買了兩塊木頭黏在鞋底,自製花盆底鞋,手指上套了四個用珍珠奶茶吸管沾上金粉做的長長指甲套,還沒演出,這身裝扮就已經難倒我了。脖痠、腳痛,長指甲套不停地勾到衣服,狀況百出。

其實導演並沒有強迫我穿花盆底鞋,因為怕我摔了,弄巧成拙。但是因為走起來沒那個「範兒」,所以最後我強迫自己學習,經過不停地練習,慢慢地我覺得自己說話的口氣和態度都改變了,越來越有點像太后的氣質,但其實我不太喜歡當時的自己。

上台前一晚,我開始聲音沙啞,想必是壓力有點大,畢竟是處女秀。演出當天不敢亂吃東西,怕吃壞了肚子上吐下瀉,當個演員顧慮可真多。上台之前,幾個好友談到慈禧太后,都激動不已,比演員還要興奮。上場後,燈光一打,著服亮相,我想是清宮歷史連續劇看太多,觀眾比我們還入戲。我穩穩地當著慈禧太后,小李子前後串場,李鴻章及伍廷芳大人參與的氣勢,以及後面兩個小宮女,假的也變成真的了,兩場戲的觀眾爆滿,演出很成功。

從前聽過演連續劇的演員,演到最後太入戲,從戲中走不出來,我也有這種感覺。上演的第二天,為了回歸自我,一大清早我就踏上鐵馬,一口氣騎了三十英里,一路風馳電掣,大喊:「還我本色。」想將老佛爺從我身上褪去。有些專業演員同時要演好幾部戲,角色的轉換、專業的態度與演出能力都非常厲害。

我這場處女秀演下來,要靠我身旁幾個老戲骨穩住場面,雖說剛開始不想演,但是最後卻帶給我無限的回憶。

台劇 華人 百老匯

上一則

當北京遇上岡山

下一則

山中冥思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