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阿拉斯加規模8.2地震 關島發海嘯警告

鄉音

媽媽八十五歲來美國定居,剛來美國時,她的聽力還很好,就常常往大陸打電話。一天傍晚,正是大陸的早晨,我忙裡忙外地在做飯,聽見媽媽正與北方老家大山裡的舅媽聊家常。突然聽到媽媽問:「妳那邊有什麼新聞?」我想笑,還沒等笑出聲來,又聽到舅媽說:「這邊現在沒有什麼新聞。」媽媽與舅媽還在聊著,我已大笑不止。兩個沒有文化的老太太,一個八十五歲,一個將近八十歲,竟聊起了新聞。

笑完了媽媽,我又想到了自己。我每次給大陸的親朋好友打電話,都要問問天氣、物價,常常聊到大白菜、青椒、蘿蔔的價格。記得有一次我給家鄉的朋友打電話,說完了正題,我習慣地問道:「怎麼樣?瀋陽有什麼新聞嗎?」朋友立即說:「有!瀋陽市現在缺少一位副市長,你快回來就任吧!」話音剛落,大西洋兩岸的我與她開懷大笑。

身在海外,與家鄉的親人朋友用電話聊天氣、物價、新聞,實質就是對家鄉的思念。人的思維很奇怪,身在家鄉時,總對遠方有一種嚮往,想去外邊闖蕩,想看看外邊的世界。而當你真正地身處異地時,你又會對生養你的地方產生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離愁。

我在萬里之外的美國,每當聽到家鄉有什麼新的變化,心裡就會情不自禁地湧起一股激動的喜悅。每當看到家鄉發生了天災人禍,悲又壓在心頭。人們常說:「身在國外,會更加愛國。」這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當你置身異國時才真切地感到:遙遠的祖國是你生長的地方。「祖國」兩字才會立體地聳立在你的心中。

談笑間,我在美國已經生活了二十三年,我已習慣了這裡的一切。我喜歡這裡,也熱愛這個國家,但我從來沒有忘記大洋彼岸的祖國,更不會忘記我血管裡流淌著華裔的血液。我祝願祖國富強,人民安康;我也高興、願意常常聽到鄉音。

美國 華裔

上一則

畢卡索「女人頭像」失竊10年 在雅典找到了

下一則

《鞋匠和他的靴子》系列之一/紅靴的秘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