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直播/中共提2份清單測試拜登、拜爾絲退賽省思

中國羽球女將高聲國罵反制對手 自家網友狂叫好

兒子的同學

家裡住進三個大學生,屋子裡熱鬧起來。疫情斷續,我們在家學習辦公,面對面社交幾乎停頓。現在打好了疫苗,膽子稍大,又適逢暑假,兒子的同學陸續來訪。

當媽雖然超過二十年,但遇上牛高馬大的人叫阿姨,還是覺得不適應。三個壯漢在樓上樓下、客廳飯廳轉悠,不但拉低了家裡的平均年齡,空氣也被帶動得年輕快活了。

門口地墊擺上黑乎乎、大得驚人的球鞋,還看得出是原來是白色;行李箱在房間裡散開,新潮衛衣和電腦配件攤開一地,幾個小伙每天都有不同造型,但浴室的水龍頭幾天都沒有開過。垃圾桶很快就顯得太小,光他們四個吃頓外賣,包裝盒就塞了半桶。

拿了駕照但不肯開車的兒子主動拎了車鑰匙帶著他們出門溜達,我還戰戰兢兢擔心他車技的時候,他們已經轉了一圈安全回來。久不動用的卡拉OK機開腔了,他們嗓音年輕但並不雄渾,歌聲嗚哩哇啦殺豬般的嚎叫,興致很高可以嘶吼到下半夜。幾個年輕人躺在沙發地板上,隨意慵懶,聊天玩遊戲,笑聲大得能掀翻天花板,享受他們無知無畏的特權。

他們約著去迪士尼、吃烤肉、趕暑期作業,從不在意晚上吃什麼、明天天氣如何、要不要搞衛生、如何賺錢——真羨慕他們啊。這些恰好是我們中年人的日常思考。

過了幾天,其中兩位要回中國,開始忙著核酸檢測、綠碼申請、預約醫生等等一些不得不應付的瑣事;另一位卻照樣兩、三點睡,十二點起,也不見和家人通電話報歸期。仔細八卦,原來他家就在車程半小時外,只是父母離異各自重組,他寧可在我家禮貌拘謹,也不願意面對兩雙父母節奏不同的約束關懷。

又過了幾天,他主動說要回家看看。原來他銀行卡遺失,找遍了床上床下,縫裡縫外,都無疾而終。靠著同學接濟了一段,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他逛商場想買換洗襪子的時候發現沒有錢。

他只好向家長求助,像汽車加油手機充電。我和先生玩笑說,科技進步,兒女們已經不像風箏,飛得高但線還在父母手裡,而是像發射向外太空的飛行器,信號很弱還時斷時續,除非燃料用盡不肯返航。他的行李箱還倔強地擺在我們這,他也不像是回家,倒像是去父母那走個親戚。我們也曾經是愛出門、四海為家的年輕人,但現在白髮上頭皺紋上身,終於理解家是最後的避難之處。不知道這位同學在家中終於得到支援,會不會有同樣的感受。

再過幾天,同學回來了,收拾行李準備提前返校。看來是補給了燃料,口袋充實、底氣足盛,臉上也春風拂面。我們也不追問,只是備好飯菜,充當臨時父母給他送行。

年輕人唯一的出路最終也是像我們一樣,邁向瑣碎的、具體的、無可逃避的中年務實的生活,為錢忙碌為生計奔波,但現在壓力畢竟還沒有撲面而來,就暫且配合他們,享受這曇花一現、沒有一地雞毛的隨興簡單。

駕照 檢測 迪士尼

上一則

香蕉與雞蛋的滋味

下一則

化粧師與演員關係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