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擋不住Delta 美研究:染疫者中74%已打完疫苗

東奧/美國女足點球淘汰荷蘭 半決賽對陣加拿大

長髮為「疫」留

唸中學的時候,當時台灣學生是有髪禁的,男生一律小平頭,女生則是齊耳的清湯掛麵頭,統一髮型耍不出花樣。

中學畢業,像是出了籠子的鳥兒,大家急不可待地想要改變形象,有人立馬燙個花俏髮型,有人則留長頭髮,我選擇了後者,開始留長髮。盼啊盼,過了耳朵、到了頸脖,再盼,垂了肩、長及背,很滿意。

我的髮質粗、髮量厚,披了一頭長髮甩來甩去,自認為飄逸脫俗,時而兩旁綁兩條長長的馬尾式辮子,也自以為萌萌俏皮,偶爾地也會在腦後紮條高高的馬尾,當然自以為清爽可愛不在話下,長髮陪伴著我度過我的大學生涯。

要來美國了,我決定揮別長髮,轉換一種另類心態,我燙了一個波浪式的大花頭,又自以為美似的來到美國。

很快地,我發現我的頭髮真正地成為了我的「煩惱絲」,手拙的我,以前在台灣洗頭、剪髮都是由美容院打理,簡單輕鬆。現在東南西北都分不清,別說找不到美容院了,我口袋內的那些碎銀子也不允許我去折騰這些雜事,短髮需要造型,無奈之下,我又開始留下長髮了。

這回留長髮,沒有任何憧憬期盼,變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接下來的日子,上班、帶孩子,忙忙碌碌,一晃好幾年,為了做事方便俐落,我經常把長頭髮挽個髻,用髮簪一插,一切以速度、簡單為目標。

後來,來自兩岸三地的移民大幅增加,紐約法拉盛中國人經營的美容院遍地開花,彼時孩子也大了,日子較輕省,我又正好在紐約上班,因此每個禮拜五去法拉盛的美容院洗頭成了我的習慣,因為有人打理,索性剪掉長髮,留著清新悄麗的短髮。

算算日子,揮別長髮披肩竟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今年突然新冠肺炎強敵環伺,來勢洶洶,政府無奈,宣布鎖城。

居家日子生活簡單,不以為意,但灰白的頭髮再度地成了我的「煩惱絲」,因為不能外出,只好再度地留長髮,幾個月下來,頭髮竟也長至肩背,照照鏡子,年輕時自以為瀟灑脫俗的長髮,如今卻顯現如此蒼老憔悴,宛如白髮魔女,自己都怕見到鏡中的我,但奈何!如今唯一的盼望即是疫情早日趨緩,回到過去的原點,讓我剪掉我那長長的頭髮,抖掉一身的老氣。

台灣 美國 紐約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