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阿根廷足球傳奇馬拉度納逝世 享壽60歲

白宮考慮取消非美國公民從歐洲國家入境的旅遊禁令

美而艱辛的梯田

圖╱潘健生
圖╱潘健生

中國西北省份貴州經廣西回廣州,想借此機會順路看看小有名氣的山區梯田景色,於是網訂夜宿位於半程的廣西龍勝龍脊「全景客棧」。走夏蓉高速,豈知要看全景,下高速後還要駕車在鄉道行駛整整四十分鐘,且全是險峻彎曲的盤山道路。一路在數不清的彎道警示標誌指引下駛行,已是黃昏時分,道路暗淡,全神貫注前路,自然無暇顧及傳說中的梯田了。

入黑時分到達客棧,因數百公里的勞頓,雖興奮卻疲憊,吃了客棧廚師專為我們製作的一碗美味土番茄加土雞蛋湯麵,稍作洗漱便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遠處隱隱傳來雞啼聲,被雞鳴而起不是汽車的噪音,妙不可言。從全木結構頗為寬闊的陽台放眼望去,大山環抱的住處空氣清新無比。深秋的龍脊梯田雖然沒有夏天秧苗嫩綠與水的倒影之美,也沒秋天水稻成熟、金黃果實的低垂美,但層層遍山坡的梯田,逐級而下,線條清晰,在薄薄的一層輕紗似的晨霧之下,我看到梯田懶洋洋靜臥的閒適美。

這些年,無數慕名而來的「文青」不畏路途艱險到此打卡,為的是看不同季節梯田的美。驢友留下各式各樣的感慨:喜歡音樂的說它是美妙的旋律;喜歡攝影的說它隨意一個鏡頭都是絕美的構圖;而喜歡寫詩者當然說它是優美的階梯詩行。

此刻我面前的梯田空空如也,只有若干堆焚燒禾管的黑色灰燼正在化作肥料。我並不認為自己來得不是時候,因為我對梯田本身更有興趣。田在那裡,一直在那裡,只有田才是主角,是這景緻的靈魂。

沒有莊稼並不令我失望,雖然也有嚮往,但更關注這土地的過去和現實。龍脊梯田始建於宋代,完工於清初,距今已有八百多年歷史。居住在這裡的少數民族先民用「刀耕火種」開山造地,把坡地整為梯地,待田塊逐漸定型後,再灌水犁田種植水稻,一代一代人於是在此生息。

先民為了生存,只能向山討地,開鑿梯田是他們在艱苦的條件下頑強求生存的歷史紀錄。他們居住吊腳樓,每天爬山,靠手鋤、肩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息繁衍。

秋風陣陣,高山更顯涼意。有秋陽慢慢從山後升起,梯田裡只剩下已經收割的禾頭獨立在陽光下。農閒時間,田裡不見勞作的人。

客棧侍應上門詢問我們想吃什麼早餐?她是從更深的大山出來打工的。我問她,為什麼離開家庭獨自外出打工?她說景區打一份工收入要比種山地收入要來得多,僅靠種地只能維持一家最低的開支,無力讓孩子接受好一點的教育。還說,她們村的青壯年大多外出大城市務工了,因為她每個月要回家看看孩子老人,不便到更遠的大城市,便就近在這些民辦的服務客棧打工。

我突然產生了一個想法,現在人們看到這些出自天工之手的梯田景色,其實是少數民族先民多少代痛苦生活開出來的花,這讓我對這裡的住民充滿敬意。

中國 汽車 教育

上一則

《白色森林》系列之一/憤怒的小動物

下一則

陌生人的情誼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