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1324萬 加州逾120萬例

封面故事/新冠疫苗如何運送?物流界世紀大挑戰

不給糖就搗蛋

萬聖節是北美孩子們的兒童節,「不給糖就搗蛋」(trick-or-treat)是孩子們樂此不疲的節目,尤其是穿上千奇百怪的萬聖節服裝,把自己扮成妖魔鬼怪、動物、卡通人物等等,是一個充滿了樂趣和刺激的冒險。對大人來說,這是一個挑戰,每年的服裝不能重複,既燒錢又費心思。尤其是家裡六歲的兒子,他對很多萬聖節的服裝感到害怕,給他準備萬聖節的服裝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去年萬聖節快到時,兒子提出要扮成交通燈,可是走遍所有商鋪都找不到交通燈的萬聖節服裝。爸爸決定DIY一個,帶著兒子一起動手。一個黑色的再生袋、三個不同顏色的一次性碟子、聖誕節剩下的彩燈,成本不到五元。晚上走在討糖的路上,既醒目又安全,引來了無數人的回頭,很多人豎起大拇指稱讚爸爸的創意。只是紅、黃、綠燈總是一起亮,大家不知是該走還是該停?爸爸說如果時間允許,本來還打算設計一個小電路,就可以自己控制燈的顏色了。

一件萬聖節的服裝,無意中給孩子們做了一次交通安全意識的教育,在玩耍中學習,也培養了孩子們的想象力、創造力和動手能力,還灌輸了環保意識,這個史上最酷交通燈,為萬聖節增添樂趣。

萬聖節也是成人的狂歡之日,人們心中潛藏的童心,生活和工作中的各種壓力和焦慮,都在這個特別的日子釋放出來。大街上、地鐵裡、辦公室滿是奇裝異服,魔幻鬼怪,呆萌搞笑,博人眼球,怵目驚心。登上月球的阿波羅號太空員攜手阿里巴巴的強盜;亞馬遜熱帶雨林裡的美洲豹追逐著天鵝湖的芭蕾公主;扛著大號針筒的護士在給連環殺手抽出鮮血……。

雖是西方的狂歡日,我和同事的裝扮為辦公室添上了一抹中國色彩。我從唐人街的華人藝術團體借來兩套大熊貓的服裝,黑白相間,毛茸茸的憨態可掬,再用油彩畫上兩個大熊貓眼圈,逢人便道:「我是團團」,「我是圓圓」,最終贏得了萬聖節最佳著裝獎。

晚上在家門口發糖給上門討糖的小鬼們,意外地遇見了大鬼——大學時代的他。在幾個孩子後面,一隻侏羅紀的恐龍突然掀開面具對我說:「trick-or-treat!還認識我嗎?多年不見,原來你住在這裡。」我才發現那張被寒風凍得通紅的臉上的笑容,是那麽熟悉而陌生。當年的陽光帥哥已是飽經滄桑的孩子爹,這幕戲劇性的相遇於我到底是trick(搗亂)還是treat(糖果)呢?

二○二○新冠疫年的萬聖節又會是怎樣的呢?病毒似乎並不理會人們聚會、狂歡的渴求,沒有把人們從家裡放出來。很有可能會是一個史無前例、冷冷清清的節日,讓人想起中國的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意境,何不家家戶戶都點燃那盞桔紅溫暖的南瓜燈籠,照亮那些砥礪前行的夜行人呢?

萬聖節 中國 地鐵

上一則

相約在青島

下一則

萬聖節閒憶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