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1242萬例 紐約州破60萬

價格低易配送 牛津疫苗保護力90% 每劑成本僅2.5元

人,別給關進籠子

與多年朋友伍先生約好,一早開車趕到唐人街辦事。自從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長時間盡量做到能不出門則不出門了。

返途已是午間。初秋了,伍先生心情愉快地說:「關在屋子太悶了,今日不走高速公路,改走普通公路,看看風景散散心。」

這是第一次走上的普通公路,車輛並不多,也許是這個原因,公路兩邊田野大大小小鳥兒不受驚擾,起起落落,似乎也聞潺潺流水傳過來。

我與伍先生駕車靠邊停下。保持社交距離,我們摘下了口罩,抬頭觀望遠處,但見山那邊樹木莽然,近處有一條寬約兩米的水渠,彎彎曲曲,往山上那邊延伸。

突然聽到上游傳來「嘎嘎」聲,是鴨子驚叫,快步走去,一隻野鴨子在水面撲騰,水花飛濺。定睛看去,原來水渠邊側生有一棵小樹,兩根枝條叉在水渠上。或許野鴨子沉浸覓食,大意讓枝條卡住了翅膀,任由牠使勁也無法掙脫。伍先生彎下腰想幫忙,野鴨子可能感覺更大危險迫近,繼續拚命掙扎鳴叫。

伍先生看看水渠四邊說:「野鴨子擔心我們傷害牠。」我轉頭打量公路一遍:「希望過路人不要誤會,以為我們傷害野鴨子,說不定打電話報警投訴。」

伍先生調侃地說:「有人講笑話,說今次疫情影響,人類關在屋子,輪到動物在街上自在閒逛,人與動物位置調轉過來了。」伍先生低下頭對野鴨子說:「我老伍曾經是獸醫,是救你來的。」他小心翼翼拿開卡緊野鴨子的樹枝。野鴨子依然不停撲騰,水珠濺得伍先生渾身濕淋淋。

伍先生謹慎地捧出野鴨子放在地上。野鴨子努力張翅欲飛離,飛不到十米遠,又一次摔入水渠。他細心觀察野鴨子:「難道牠受傷了?」我在水渠撈起野鴨子,果然留意野鴨子左翅膀受傷。伍先生重新戴上口罩,在我手上抱過野鴨子說:「帶野鴨子回去,我要治好牠的傷。」

野鴨子遇上伍先生算夠幸運,他在故鄉老家那時,工作機構就是獸醫站,替動物療傷治傷,是伍先生的老本行。

過了幾天,在伍先生精心養護下,傷勢痊癒的野鴨子在他住家門前來來回回走。鄰居華裔小女孩碧雅麗走過來,她戴著口罩的小臉上露出充滿好奇的目光:「這是你養的寵物鳥?」伍先生笑笑說:「不是寵物鳥,野鴨子受傷了,我替牠治傷。」

碧雅麗天真無邪問:「野鴨子不用戴口罩嗎?」我忍俊不禁:「野鴨子飛在天上的,空氣很清新,不用戴口罩。」碧雅麗又問一聲:「牠還能飛嗎?」伍先生接話:「野鴨子能飛,還會飛得高高的。」

當天下午,我和伍先生各自開車,帶上野鴨子回到水渠邊。野鴨子在地上搖搖晃晃走,忽然間張開雙翅掠上天空。

伍先生望著朝遠處飛去的野鴨子說:「受到一場疫情影響,人們就要乖乖的留在家,就像是被關在籠子,野生動物卻可以在路上大搖大擺的。」他感悟地又說,「人與萬物共生,本該互相幫助,不能傷害,這個才叫得上和諧相處,一切安好!否則有一天,人類就會真正的親手將自己關進籠子的。」

疫情 社交距離 華裔

上一則

草木有情

下一則

第一次上大學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