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郭納德抗議紐約州大學傳承入學制度

紐約市長慶亞太裔月 肯定鐵路華工貢獻

耳環

選用
選用

小小的碎米珠子,我一向對它特別鍾愛。我喜歡它五彩繽粉的各種顏色,在陽光和光線充足時,它會自然地折射出美麗、燦爛、光芒萬丈的波紋。我更喜愛用它編織、打造成各種各樣的擺式,如掛在聖誕樹上的小燈籠、小月亮、小星星等裝飾品,還可以用結構奇巧的方法做成耳環(見圖)、戒指、手鍊、胸針等可愛的物件,還能組成美麗圖案釘在衣服和長裙上,襯托這些服裝的高貴、優雅和華麗。

回首童年,我住在上海南市區(現在併入黃浦區)老城煌廟附近,我的小學和中學地址在城煌廟的前門對面街道旁邊,我家卻住在城煌廟的後門,所以每天上、下學都要橫穿整個城煌廟。上個世紀四、五○年代,那時城煌廟就挺熱鬧、繁華的。

實質上城煌廟是在一個大商業中心環環包圍之中,裡面有不少的店面,也有很多小商小販小攤子。其中有一個小攤子上擺滿了琳瑯滿目、眼花撩亂、稀奇古怪、各種顏色的碎米珠子,招攬不少人群,很多小姑娘都圍繞在攤位的四周,討論著自己喜歡的珠子;有的指這種好看,有的說那樣美麗,又聽到姑娘們講,要把零用錢和早餐費都省下來買這些喜愛的珠子。每當我走到這攤位前,腳步自然地停下來,彷彿腿邁不開、腳也走不動了。看到有人拿出一、兩分錢在選擇珠子,我用羨慕的眼光看著她,心想我也要買。

從此以後,我偶爾得到一點零花錢,或者家裡早餐沒有提供泡飯時,也能拿到兩分錢買大餅油條的早餐費,把這些錢積攢在一起,可以買到我喜歡的碎米珠子。雖然早晨要餓著肚子去上學,但是,我高興的心情和興奮的情緒早已勝過挨餓的感覺。

我看著桌子上擺放著心愛的碎米珠子,好過癮呀!不由地臉上洋溢著笑容,腦門中構思出各種造型的圖案,碎米珠子就成了各種形狀的藝術品。看著這些打造出來的物件,心中充滿了自豪和喜悅。

對面街鄰知道我喜愛穿珠花,讓我在星期六、日二天去她家幫忙加工,做耶穌基督信仰者佩戴的十字架珠鏈。因為我對穿珠花有極大的興趣,我認真仔細、一絲不苟地對待每串珠鏈,一顆一顆的珠子經過我的手編織後,成為一批一批的珠鏈,得到了買家的一致好評,也讓對面街鄰的生意愈做愈紅火。

上個世紀五○年代,中國剛解放不久,基督教還在上海廣泛流行,有很多外國傳教士仍然旅住在中國,上海有很多教堂、教會學校,基督徒們每個星期天都會戴上十字架珠鏈到教堂舉行彌撒活動。我們能做出珠鏈為他們服務,心中也挺高興的。

九○年代初,我來到美國探親。無意中,看到舊金山的一家珠花商店打出了廣告:他們需要收購用碎米珠子穿出的各式耳環,如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和這家珠花店聯繫。

正合我的愛好和心意,於是立即告訴他們,我可以試試看,並要求商店提供一些圖案和製作的方法。商家給我寄來了樣品,同時也希望我能創新和拓展更好看的耳環,讓他們的生意得到進一步的提升和發展。不過,穿耳環的材料需要我自己去採購和斟酌。

仔細觀看和研究耳環的樣品之後,我立即忙碌起來。要採購顏色不同、大小不一、形狀不等的各式珠子和尼龍絲線,必須要去很多商鋪尋找,我只得央求我的女婿在他休息的日子,開車帶著我走遍聖地牙哥大街小巷,我們去了市區、老鎮、新型市場……,終於把需要的材料置備完美、齊全。

我首先捉摸著圖案,認真地察看和研究一番,在摸索的過程中穿出了一副「紅珊瑚」耳環,自我感覺良好,寄到商店檢驗審查。商店回應:「不行、沒有達到標準」,要我重新再寄一副。第一次沒有通過,是正常的,也是在情理之中。

經過努力,於是我又寄出了第二副耳環,結果又是一次失敗,商家告訴我,耳環下面九條墜擺看上去要自然擺動,輕鬆活潑,不能有僵硬和鬆垮的現象,同時向我提出了不少意見和建議。

我沒有氣餒,也不灰心,繼續努力,每穿一條墜掛,就耐心地扦查手上的尼龍絲線是否帶得太緊和過鬆?尼龍線繃得過緊,就會有僵硬、不自然的感覺,如果鬆了,又會出現鬆鬆垮垮似乎要跌落的現象,需要恰得好處,不緊又不鬆,是有一定難度的。

我帶著這些困難,還特地去拜訪了一位老鄉朋友,她做珠花有一段時間,總結了不少經驗,我認真地向她學習,她也很誠懇地手把手教我。經過反覆捉模,在我不懈的努力和堅持下,終於成功了,商家給了我肯定和滿意的鑑定,從而需要我提供大量的產品。我盡自己最大能力,來滿足商家的需求。

之後,我打造出了「夜來香、蘭蔻花、蜜臘紅」等名稱的耳環,受到商家的讚美和熱愛佩戴耳環的女性朋友們的青睞。這些耳環,如果您到女性的裝飾商店和旅遊景點的禮品店,都能看得到的。

舊金山 聖地牙哥 哥大

上一則

佳紡張寺榮注重永續發展 綠色紡紗成國際市場新秀

下一則

我與繪畫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