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捲入運毒到中國詐案 佛大留學生被禁止入校3年

7月起入境中國查手機 中提3原則:不查普通人

夢中的天堂

今生今世,無論身居何方,令我魂牽夢繞的還是兒時的故鄉。清凌凌的水,藍瑩瑩的天,倒映在水中的朵朵白雲,巍巍青山,構成一幅恬淡素雅的水墨畫。

春天,我和小夥伴們在開滿油菜花的田野上追逐嬉戲。夏天,我們在坦蕩如砥旳河灘上挖螃蟹,在清澈見底的小河中抓魚蝦,在緩緩流淌的河水裡打水仗。累了,躺在清草如茵的河邊曬太陽,流連忘返;渴了,掬一捧清涼的河水,一飲而盡,沁人心田;餓了,揪一把青青的麥穗,拽一串綠綠的豌豆角兒,架起乾柴烤了吃,滿口留香。那淡淡的麥香,甜甜的豆味兒,令人垂涎欲滴,回味無窮。兒時的記憶,像一泓清泉,在我的心中流淌。

歲月如梭,童年的我漸漸長大成人。這期間,經歷了文化大革命、上山下鄉、參加工作、奔走職場……,幾十年間,緊張的生活、繁忙的工作,竟然使我無暇探訪那塊熟悉的故土。

也曾有夢裡回故鄉,常夢見一座座冬暖夏涼的茅草房,還有房前那綠樹環繞的打麥場。童年的小夥伴圍過來,一眼就認出那個虎頭虎腦的小山子,還是那副憨模樣。他重操當年的惡作劇,抓起一條蚯蚓,扔到小丫的脖子裡,把那個梳著兩條小辮的女孩兒嚇得娃娃直叫娘。哪知醒來卻是一場夢……。

斗轉星移幾十載,直到退休後,我才有機會探訪那片久違的土地。汽車越馳近故鄉,我的心跳動得越劇烈。為了不驚動左鄰右舍,我讓司機把車停在兩里外的鄉鎮中學停車場,像一個急於尋找母乳的嬰兒,疾步投向母親的懷抱。

遠遠望去,綠樹映掩的村莊變成了建築工地,菜花飄香的河邊蓋起了一排排新房,寬闊平坦的鄉間公路上奔跑著川流不息的汽車,飛馳而過的車輛捲起塵土飛揚。走在鄉間的大路上,呼吸著夾雜著塵埃和汽油味的空氣,置身田園,只能偶爾嗅出泥土和青草的芳香。

入夜,留宿在童年的好友小飛家,他是我小學的同桌。三年級時,我轉學到了父親工作的城市,小飛則留在家鄉讀完了小學、中學,後來考上了縣城的師範學校,畢業後又站回我們讀書的小學講堂,如今雖已退休,仍然留校代課。

小飛的家是一所座落在池塘邊的樓房,二樓的客房裡擺放著寬大的席夢思床墊,一台落地空調送來陣陣清涼。那晚,我們聊了很久,直到午夜時分,我才在一片蛙聲中漸入夢鄉。

次日清晨,小飛把我從睡夢中叫醒,一起去尋訪童年玩耍過的那條小河。踏上河堤,映入眼簾的情景使我大失所望:清澈見底的河水幾乎斷流,只剩下一股涓涓細流,還在緩緩流淌,彷彿在訴說著我們童年的故事。

再打聽兒時的玩伴,當年活蹦亂跳的小山子已經離世;膽小害羞的小丫遠嫁他鄉,如今年過七旬,已經是兒孫滿堂;那個流著兩筒鼻涕的小胖墩,早年在村裡開油坊起家,生意愈做愈大,如今在縣城開了間裝修公司,當上了老闆;當年我們班的小班花也成了老闆娘。

此情此景,令人感嘆那流逝的時光,使我們這群當年活蹦亂跳的小頑童在歲月中變老。更感嘆現代文明的鬼斧神工,把昔日的故鄉打造得面目全非,完全改變了模樣。雖然城鎮化的步伐愈來愈快,卻再也難以尋覓那誘人的田園風光。

我信步來到那座由當年的小木橋改建成的鋼筋水泥橋上,禁不住滿目惆悵。儘管人們已經告別了農耕生活,享受著現代文明,可我還是留戀那青山綠水環繞、藍天白雲覆蓋的故鄉。因為那片土地,是生我養我的地方,也是我夢中的天堂!

退休

上一則

佳紡張寺榮注重永續發展 綠色紡紗成國際市場新秀

下一則

我與繪畫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