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黃蜂小波爾被控拒絕為小孩簽名 還開車輾人遭提告

新航客機遇亂流2死 華人機長:他們可能忘記這項重點

洋人也來求籤卜卦

二○一三年,在一次非常激烈的骨董倉房歇業清倉拍賣中,順手抓回了這個破破爛爛的關帝靈籤罐(見圖),既缺了盒蓋,竹籤回家一數還少了二十支。若不是那場清倉是以裝滿一個箱子五美元的甩賣方式來計價的話,我恐怕真不會要了它。

十年一晃過去,有天心血來潮收拾雜物,翻出來隨便研究了一下,赫然發現我當初對這籤罐的嫌棄,是該好好打臉的。所有資料,都在一本封面印有「關帝靈籤」四個中文字、而其他文字全是英語的籤詩解說內。靈籤冊子的版權申請遠在一九一五年,是美國一戰期間的產品。

封面還用小字體標明了在美國、英國與加拿大都有註冊商標,版權的所有者兼製造商,皆為同一家位在舊金山的「太平洋乾貨公司」,現已查無此號。

按照說明書的內容所述,此件共有七十八支卦。問卦只需開了盒蓋,按照示意圖搖晃籤筒,晃出一支,按照籤上的號碼查找小冊內的籤文,就能解讀當日運勢。

把這七十八首英語籤詩從頭到尾讀一遍,再去搜尋台灣和中國內地關帝廟的籤詩,一經對照發現,根本就是自編的,連翻譯都不是。關帝廟的籤詩通常是一百首,這是有在求籤問卦的台灣信眾的基本常識。估計,要編上一百首應該挺不易,還要多加竹籤,冊子多印頁數,成本跟著上去,所以才不倫不類地只給了七十八支卦?

透過搜索到上世紀三○年代的一則廣告,得知這既被歸類作「玩具」、「遊戲」,也和「算命」有關的道具,一套要價美金五毛錢,包郵到府,曾以非常大的半版頁面篇幅,刊登在專賣命理產品的目錄內,和派對算命娛樂道具一套一毛五分錢、測字二毛五分錢的廣告同框。

英語廣告內文標榜了「求籤」是來自中國廟宇最早的一種算命形式,全文不曾提到關帝或關帝廟。「關帝靈籤」四個中文字,恐怕只是包裝上的「中國情調」之一,是給看不懂中文的老外看的。

海外經商的華人多半都知道供奉關公來庇佑業務,祈求生意興隆、事業順遂。在美國出生的華裔對中華文化的認識,則多只能由來於祖輩們認知下的代代相傳,帶著血緣的文化往往隨著世代越加「沖淡」,或者,在異地生出了能夠讓洋人認同的、帶有中國人文情調或想像的「發明」,能夠存留下來的,最後依舊成為了歷史的一部分。

迷信是一種心理,對命運的好奇心與窺探心應該是不分國籍的。有點兒佩服當年想到去把一種民間信仰概念拿來「申請版權」的商人,跳過了需要特地上廟宇參拜求籤,再由廟祝或師父讀卦解籤的過程,完全自助,非常符合美國人凡事喜歡自己動手做兼重視隱私的民族性。

以我的解讀,也許推出如是商品者,曾有意將它發展成為不帶信仰包袱的「心靈安慰劑」,猶如星座算命占卜在東方國家蔚為風行那樣。

少了文化底蘊賦予的儀式感,靠自己動手搖出來的「運勢」好壞,到底該歸類作天意、還是概率?這套靈籤最後應該沒有成為暴紅商品,因此更無從得知,到底是因為它的靈驗程度未能造成暢銷,還是洋人們在那個時空下,對異國文化的接受程度本就有限?

這款「美國製造」的「關帝靈籤」,目前已知在美國名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圖書館也蒐藏了一套。

舊金山 華人 隱私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我的母親和父親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