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輝達漲幅超過延後降息之憂 那指收於歷史新高

冷漠選民投票動向 牽動今年大選勝敗

獨釣寒江雪(上)

今年十月四號,香港電影巨星周潤發在南韓釜山的國際電影節中榮獲亞洲電影人獎,在視頻網站上看到他和藹可親的領獎感言時,憶起高佬和我在十八年前,曾經與發哥有一面之緣,短短的五分鐘,終身難忘!

高佬是我在香港時稱兄道弟的好朋友,他從小就醉心演藝,想做電影明星;而我從小不求名利,凡事量力而為。來美留學時,他又是我大學的同班同學,我倆一生忙忙碌碌、半工半讀、成家立業,等到孫輩們都已長大,我倆又同時退休。我只想在家靜養,看看書、畫畫圖、釣釣魚,悠哉游哉;而他雄心未泯,還想一圓年輕時的美夢。

過了一陣,高佬得知發哥將來美國拍電影的消息,他立馬找到了一個經紀人,可以安排他去好萊塢做臨時演員。他說在他花甲之年,如果還可以與發哥握握手、沾沾他的光輝,那就是他的美夢了。

但他要我陪他一起去,我實在不想做那些又累又費時的事情。他告訴我那個電影是「加勒比海盜三」(又譯神鬼奇航),海盜們打到了新加坡,所以需要有些華人臉孔去助興和做背景的演員。我說我不會武打,他說不要緊的,他的經紀人可以讓我去做一個老漁夫。年輕時,我讀過海明威的「老人與海」,有時也想一個人出海去與大魚搏鬥一下,體會「人可以被毀滅,但不能被擊敗」的感受。

十天後,我倆一早趕到好萊塢的攝影場,辦好手續後就去戲服部和化妝室,隨他們的安排。結果高佬頭上綁著黑布條,光著上半身,穿著黑色的鬆綁褲,像是一個小海盜;我是光腳拖著一雙涼鞋(見圖),腳上塗得墨黑邋遢、披著蓑衣、載著蓑笠,臉上還黏了鬍鬚,活像一個老漁夫。

進入戲場,迎面就是一個環型的人造池塘,直徑約一百尺,高度不到四尺,周圍是木製的甲板,一邊還有一座拱橋,暗暗的燈光下實像一個漁港的碼頭。副導演帶高佬去拱橋的台階下,告訴他聽到「CAMERA」時,就要飛跑上台階去另外一邊,休息十秒鐘後,再飛跑回來,這表示他去報告新加坡的海盜王周潤發,有外國的海盜來了。帶我走了幾步後給我一根魚竿,要我坐下,聽到CAMERA時,伸出魚竿就得了。

高佬是高興得在做熱身運動、奔奔跳跳,我卻看到魚鈎是小得可憐,願者都無法上鈎,欲哭無淚。既來之,則隨其浮沉吧!

等到正式的戲劇排演妥當後,全場黑暗,只有對面的岸上有點點燈光。一聲CAMERA!探照燈瞄準在水面上的波動,高佬開始跑上栱穚,我在釣魚。漸漸地水面上升出了十幾個海盜,慢慢走到對岸,頓時硝煙瀰漫、刀光劍影、戰鼓震天。一聲CUT!燈光大亮,前後不到三分鐘。

隔了半個鐘頭後,又是舊戲重演,CAMERA-CUT,這樣的戲演了二次後,左看海盜們大打出手,右看高佬連跑帶跳,頭上星光熠熠,水上波光粼粼,神魂顛倒。四次後,煙硝漸消、鼓衰力竭,全是黑白的慢動作。六次後,全場空虛無物、寂靜無聲。

七次時,老僧入禪,閉目靜坐、睡意正濃,霎時燈光大亮,只見魚竿飄在水上,似乎是副導演在搞我的頭,幸好是高佬,他一身大汗、兩腿鬆軟,說我們可以出去休息一陣子了。我扶著他跟著一小撮人坐在門外的一堵矮牆上,他半躺在我身旁,令我心痛。

新加坡 周潤發 釣魚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蔡明亮「天邊一朵雲」重返柏林 55歲李康生放話再全裸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