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鄭祺蓉遭FBI突檢 亞當斯:我相信她

劉醇逸批紐約市小班案拖延 教育總監:招不起教師

《老照片說故事》芍藥為相,牡丹為王

花園中盛開的花朵。
花園中盛開的花朵。

從小我就喜歡唱歌,尤其唱樸實的地方民歌,其中河北民歌「小放牛」旋律輕快,一問一答的歌詞俏皮有趣,每回都唱得心情舒暢:「三月裡來,桃花紅、杏花白、水仙花兒開,又只見那芍藥、牡丹,全已開呀放呀,依得依唷嗨。」台灣位處亞熱帶,沒有桃花紅、杏花白,只有農曆年前後的水仙花盛開,我小時候好奇歌詞裡的「芍藥、牡丹」是什麼花?從來沒見過。

老爸是書法家,當年常開車載他去參加台中書畫學會的聯展,書畫聯展國畫花鳥部分一定有牡丹花,不論是一絲不苟的工筆,還是表達精神的寫意,盛開的各色牡丹,熱鬧地聚集在畫面上。加上「花團錦簇」、「國色天香」或「天下真色獨牡丹」的篆書題詞,書法國畫,相得益彰。

每回從一幅幅牡丹畫作前走過,不僅享受著視覺的愉悅,彷彿還能聞到淡淡的花香,那些年在台中的書畫聯展,牡丹看了不少,但心中問號仍無解。

十多年前我遷居來美國華府,「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華府是四季分明的寒帶氣候。剛搬來時盛夏已過,居家圍籬旁有前房東種的一叢叢植物,看不出是什麼?次年五月,寒冬過後,地下忽然冒出繁盛枝葉,接著東一點、西一點,長出許多花蕾。幾番春風春雨後,大大小小的花蕾爭先恐後,綻開成一團團如碗大的花朵,花瓣一層層,外緣白中透紅,越往中色越深,花心幾個嫩黃細蕊,煞是好看。我忽然想起,這不就是在台中書畫展看過無數次的牡丹嗎?

生平第一次看到牡丹花,興奮之餘,打電話向台中花鳥名畫家卜老師報告。「那是芍藥?還是牡丹?」她問得我有如墜入五里迷霧中。是啊!小放牛的歌詞有「又只見那芍藥、牡丹,全已開放…」可見芍藥和牡丹是兩種不同花種,如果錯把馮京當馬涼,這笑話就鬧大了。趕緊照了幾張相,傳過去請她鑑定。

「傻老弟,那是芍藥,不是牡丹。」卜老師一看就笑了,傳信息給我。「卜姐姐,芍藥和牡丹怎麼區分?」她長我幾歲,我尊稱她姐姐。

「芍藥葉子窄,葉子正反面都是深綠色,花有二十公分大。牡丹葉子寬,開裂成數片,葉綠色邊緣帶黃,花約十五公分大。」卜姐姐不只解釋了芍藥和牡丹葉子、花朵的差別,還說了一代女皇武則天和牡丹的恩怨。

傳說中,有一年冬天,武則天興致大發,要在雪中賞花,下旨「明朝游上苑,火速報春知。花須連夜放,莫待曉風吹。」宮女拿去燒了報知花神。眾花神見詔書都知道,如果不開花,女皇肯定怪罪,就開了吧。只有牡丹反對說:「花開各有時節,當遵從規律,這旨下得霸道,切不可遵從。」眾花神雖覺有理,但忌憚武則天,還是順從了。

第二天一早,有宮女來報,百花全開了,女皇聞報大喜,急忙起身看,只見桃花、李花、杏花等都開了,色彩繽紛襯著白雪,景象十分迷人。武則天忽見牡丹仍荒蕪,臉色一沉說:「百花都遵旨開放,唯獨牡丹敢不從,給我放把火燒了。」熊熊大火將牡丹全燒了,武則天還不解氣,又下旨把牡丹拔了,扔到洛陽邙山,讓它斷子絕孫。

哪知牡丹花堅強,到了邙山,入土扎根,來年春天,滿山遍野開滿了色彩繽紛的牡丹,從此洛陽牡丹名聞天下。眾花神敬佩牡丹仙子的氣節,擁戴牡丹為「百花之王」。

得知前院圍籬邊的是芍藥,不是牡丹,我有些失望,白高興一場,卜姐姐安慰我說:「牡丹和芍藥都是花中極品,自古『牡丹為花王,芍藥為花相』,都值得欣賞。」

欣賞了幾年的花相,為彌補我沒見到花王的遺憾,今年決定在網路向園藝公司訂購了六株牡丹。今秋收到牡丹種苗後,立刻種到前院小花園,滿心盼望,明年四、五月,看到的不僅是花相芍藥,還有花王牡丹。

華府 書法 房東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十九歲玩具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