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亞裔教育、川普還款難、美懲俄、冷凍胚胎是人

無力償還醫療費免煩惱 這一州將消除10億醫療債務

想念堂姊

過往的幾十載,我時常想起堂姊久蓉在我年少時,贈予我的一腔深情厚意。

久蓉姐是我族親叔輩大伯的女兒,年長我一歲。老家位在遼寧省義縣九道嶺公社孫柏屯大隊,小時候每年新春佳節,父母皆要帶著我迎寒踏雪返回老家探望族親。那些日子,我輩人中的老大久蓉姐,每天都領著堂弟妹們與我一起玩樂,我像眾星捧月似的,享受到老家姊弟妹的特別關愛。

萬家燈火、火樹銀花的大年夜,當除夕的夜幕徐徐拉下後,久蓉姐便領著我們提著小燈籠,來到大院門前小街上,邊觀賞鄰里懸掛的大紅彩燈,邊鳴放細小的爆竹與煙花。賞過街景、放完爆竹煙花之後,又領著我們湧進祖父母的房裡,藉著暗淡的油燈光亮,歡天喜地地圍坐在祖母的火盆旁,津津有味地品嘗紅棗、花生、瓜子等零食。

化好的凍秋梨端上來了,這是祖母家的梨樹上生長留存的,個兒大肉多,娃娃們一見便伸手抓拿,一瞬間,大海碗裡的凍秋梨各有得主;緣於腼腆與拘謹,我拿到了最小的一顆。久蓉姐瞧見後,立刻現出嚴肅神情,順手搶下她弟弟手中最大的凍秋梨遞給我,並對眾弟妹說:「小華是客人,一年才回來一次,這最大的梨應該給他,對吧!」如同一聲號令,堂弟堂妹們紛紛把拿到手的食物贈給我。我心裡立刻漾滿了甜蜜,在久蓉姐的關懷呵護下,我快樂地度過了農曆新年。

十六歲那年夏天,我曾獨自一人返回闊別五年之久的遼西老家。這一次老家之行,我再次體驗到久蓉姐的體貼愛護。此時,久蓉姐已是眉清目秀、端莊俊俏的大姑娘了,雖然正在上高中,學習壓力大,對我依然關心。盛夏來了,老叔決定趁著掛鋤更換窗戶,並派我到公社集市購買魚肉招待木匠師傅,久蓉姐得知後主動把心愛的新自行車借給我騎,使我免遭受頂著烈日的步行之苦。暑氣蒸騰,久蓉姐的弟弟穿上一件手工鉤織的線背心,我瞧見後喜愛得不得了,未等我張口索要,久蓉姐不聲不響地自己掏錢買線為我鉤織了一件。

暑假即將結束,在我返還城市小家前兩天,久蓉姐代表家人給我送來花生、黃豆、粘火勺等土特產。啟程那天,又和老叔一起把我送到十二里外火車站,火車進站了,久蓉姐陪我上火車後笑著對我說:「我到前邊公社辦點事,火車正好往前開三站,順便再送妳一程。」

時光荏苒,轉眼十載光陰流逝,一九九○年盛夏,老家洪水泛濫,受災嚴重。我聞知當即攜妻帶子趕回老家,看望祖母老叔及久蓉姐,遺憾的是,嫁到外地已有一雙兒女的久蓉姐,當時沒有回娘家。

此刻身在海外,想起昔日的凍秋梨,想起久蓉姐借給我的自行車,以及手工鉤織線背心,衷心祝福她晚年安康。

洪水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故宮展蘇軾赤壁賦 打臉教育部這句成語竟寫錯一千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