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NN獨家專訪 台灣高端總經理對自家疫苗掛保證

非裔女芝北華埠威脅「要槍殺亞洲人」 刺傷1亞裔

母親受俘記

小時候母親跟我們講當年的故事,最神奇的就是曾經「受俘」的經歷。

抗日戰爭期間,母親的老家山東是淪陷區,日軍部隊主要駐紮在大城市,對鄉村的控制力有未逮,於是變成了日偽軍、土匪和游擊隊出沒的三不管;而游擊隊還分兩種,一個是打著國民黨政府的旗號,另一個則是俗稱土八路的共產黨隊伍。

出事那天,母親在縣城讀的高中放假,母親走山間小路回鄉下老家,走著走著竟然就碰上了一股游擊隊;游擊隊員打量著這個小姑娘,一沒有裹小腳,二則穿著白襪黑鞋頭上還別著髮飾,一副「新知識青年」的樣子,說一定是土八路派來打探情報的,母親就這樣成了「俘虜」。

當時我的外祖父是一位傳教士,因為有接觸到西方文化,所以思想比較開放;雖然那時候早已經是民國時期,但是在落後封閉的鄉村,女孩子從小就裹小腳的還大有人在。母親在家風的薰陶下並沒有裹,穿著打扮也略為新穎,想不到就這樣被誤認為左傾的「新青年」。

母親說,她當時並沒有被五花大綁,也沒挨打,一個弱女子在鄉村小路也沒地方逃,一個小兵還遞來一根草繩,另一頭繫著一隻小毛驢,叫母親牽著走。就這樣翻山越嶺走到天黑,部隊駐紮下來,把母親關在小屋裡,但也給飯吃,然後隊長就來問話了:「妳叫什麼名字?是哪裡人?」在當時交通閉塞的鄉野,一個村莊住的大都是同姓的族人,問兩句就摸清楚底細了,外地人或鄉音不對,馬上就會漏了餡。

母親唯唯諾諾答說是王家村人,父母親是誰,是在縣城讀書返家的路上。隊長一聽:「妳是王家村人。那有個王某某妳可知道?」母親答說聽過,是個遠房親戚,但他不住在村裡,所以印象中沒見過面。隊長把臉湊近了說:「那妳看看我是誰?」母親早已嚇破膽,脫口:「你是土匪,我不認識你。」隊長聽了說:「唉唷。妳再看仔細點,我就是妳的王大叔啊!」

竟然是親戚,接下來就好辦;隊長安慰母親好好休息一晚,明一早會叫個槍兵護送母親回家,到了早上還送來幾個窩窩頭說在路上吃,還特別交代母親:「妳回到家千萬不要說在這裡看到我啊。」母親解釋,在那個兵荒馬亂的時代,補給不上,游擊隊不管打著誰的旗號,白天都說是在抗日,但一到夜晚就四處流竄打家劫舍,行徑和土匪無異。隊長叫母親別去嚷嚷,是要給他留個面子。

就這樣母親逃過一劫安全回到家,抗日戰爭結束後國共戰爭又起,一九四九年新中國成立,外祖父因為是傳教士,連同五、六個族人全給扔進了井裡。隔年母親哭別了外祖母,混到路條,輾轉從青島搭火車到了香港,再轉赴台灣找到先前入台的家父,生下我們有了這一家。

我問母親那救命恩人王隊長呢?母親答最後一次聽到他的消息是新中國建立後,王隊長被叫去「改造」,再也沒回來。

中國 台灣 國民黨

上一則

沒有手機的一天

下一則

流動畫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