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DC開放口罩令 白宮也狀況外「非拜登決定」

南加慈母照顧癱兒 34年不離不棄

《老照片說故事》獅頭山之旅

一九六六年在獅頭山。
一九六六年在獅頭山。

每當聽到有人提起「老家」或「故鄉」這兩個字的時候,我總是有些許戚戚然。記得我四十五歲那年,曾經算過自己此生一共搬了多少次家,答案是十六次;也就是說,每不到三年,我就換了一個地方居住。因此我對「老家」或「故鄉」這些名詞的感受是模糊的,是只能想像,卻沒有實際經驗的。

但是,在我成長過程中,卻有一個地方讓我印象深刻、記憶鮮明。那就是位於新竹縣和苗栗縣交界地方的獅頭山。

記得從我小學三年級起,父親每年夏天都要帶著我們全家到獅頭山一趟。不管我們家搬到哪裡,暑假期間,找一、兩天,帶著母親自己做的飯糰,全家一起去爬獅頭山是那將近十年中始終不變的例行活動。

父親年輕時候曾經在桃園縣楊梅、埔心一帶包過工,因為勤奮能幹,受到老闆全家的賞識,委以管家的職位。老闆的母親和老闆娘對父親十分疼愛,把父親當自己家人般看待。

父親和母親結婚後,自行創業,又搬了好幾次家,後來聽說那老闆事業興旺、堆金積玉了以後,竟染上吃喝嫖賭的惡習,拋妻棄子,老闆娘一氣之下,跑到獅頭山上剃髮出家。父親證實情況之後,為了感念昔日恩人,便開始了我們全家一年一度的獅頭山之旅;一方面去探望舊日的老闆娘,另方面也藉此全家郊遊。

我們遊獅頭山大半是從新竹縣峨眉鄉的獅尾開始上山;到水濂洞的時候休息、吃飯糰。水濂洞是獅頭山最大的天然岩洞,附近水聲淙淙,如梵音不斷。

那個年代,大部分人家都不富裕,出遊沒有什麼休閒服,學校的制服就是我們最體面的服裝了。我們吃完母親做的餐點後,總要在水濂洞前照一張全家福之後,才繼續往勸化堂的方向前進。

這張照片便是一九六六年八月我們全家在水濂洞的合影。轉眼間,半個多世紀過去了,父親和大姊也都離世多年。時光飛逝,日月如梭,只能從回憶中找尋往事的痕跡了。

上一則

爸爸回去了

下一則

蟬捕螳螂,黃雀在前(四)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