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繼輝瑞後 莫德納也說有必要打「補強第三針」

破冰?葬禮後哈利與威廉並肩而行 重回往日溫馨

陸軍官校(上)

陸軍軍官學校,亦稱黃埔軍校。

我一九五三年在陸軍軍官學校參加為期一年的預備軍官訓練。八月二十六日早晨九時在台北車站搭乘火車專列,晚上十時到鳳山陸軍官校報到,到指定營房和衣而睡。

次日早晨點名,分發日用品,到操場,剃頭兵已拿了剃刀準備,不消二分鐘,三千煩惱絲落地。

教新生如何開始軍人生活,從戴帽子、穿衣服、扎腰帶開始。軍毯蚊帳摺好,用二片木質內務夾板把軍毯整理成像豆腐乾一樣平齊,放在床前內務箱內。

早晨聽吹起床號,穿衣、漱洗只有十分鐘,到操場集合,跑步、運動、聽訓。一日三餐,早餐是豆漿、饅頭;午餐基本上每桌一盆白飯,二人分配一小盆花生燒肉,湯看來同洗鍋水相似。我一頓就要吃五碗飯,有一次晚餐吃了五碗飯,又去福利社吃了一碗牛肉麵,再加一個大饅頭,四個月長到九十公斤。午後有半小時午休,下午再上課,六時晚餐,七時晚自習,看書、寫信等等,九時晚點名後呼口號,十時熄燈。

當時,官校校長是羅友倫中將、教育長謝肇齊少將、政治部主任劉子清少將、預備軍官班主任王寓農少將,有四個大隊,十六個中隊。我的中隊長吳招有少校、林副隊長、范指導員上尉,中隊下有三個區隊,區隊下有三個班,區隊長林國棟中尉,台灣籍,二十二期在成都畢業。區隊附三位,班長則是二十四期畢業生,入伍同學都是上等兵階級。

第一周上午都是基本教練,立正、稍息、報數、向右看齊、向右轉、向左轉、向後轉等基本動作。下午都是清潔整理工作,洗桌子、洗營房,廁所要洗得沒有臭味,在營房道路旁的紅磚,要洗出紅磚本色。整個大操場的草長得二、三尺高,要割得光;做得不好,還要被班長駡我們這批「死老百姓」,「大學生沒什麼了不起」。

軍事訓練,從徒手教練,到持槍教練。日式鋼盔,三八步槍,腰間皮帶彈夾,掛長刺刀,打長綁腿,膠鞋。從個別教練到班教練、排教練。帽沿齊眉,兩眼直看,抬頭挺胸,肚皮縮緊,兩手垂直,中指對齊褲腿中縫,反覆練習,做到班長認為滿意為止。

戰鬥教練是打野外,穿操作服,打短綁腿,帶水壺。我則拿了水壺,到每一桌上去灌別桌吃剩的豆漿,順手撿幾個剩下的饅頭放口袋中。

我做各種動作非常標準,區隊長選我當示範班,出操或打野外,先出發去訓練場地練習動作,等全隊隊伍到了,由我們示範班的同學出來示範幾次後,部隊留下繼續練習,我們可回營休息。

入伍時期,不准外出。第五個周日,大家盼望已久的放假外出,但規定必須要向班長背誦「步兵操典」,如背不出全班連坐,都不准外出。對我來說,人已變成了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要我背書那太難了。好在我的救星來了,林副隊長說:「劉冰,一定要背出才能外出,明天到我辦公室背給我聽,我想你能背出來的。」哈哈!心照不宣,當然通過了,皆大歡喜。

第一天晚上自習,要寫自傳,坦白交代,指導員看了我的自傳,知道我上過陽明山受訓,絕非等閒之輩。有些地方給我特別方便,和我有同樣待遇的是一位超重的宋同學,他是蔣經國的表弟。

我受到各領導長官的照顧,也要表現被優待的理由。第一次放假外出,要求服裝穿得整齊,皮鞋擦得光亮,我們發的皮鞋是豬皮反毛的,尤其很難擦亮。我在家常替父親擦皮鞋,用皮鞋油醮水擦在皮上,一層一層慢慢用布磨上去,二十分鐘下來,反皮的毛都擦得著亮。放假那天,全隊集合檢查著裝是否整齊,隊長叫「劉冰出列」,告訴大家,以後皮鞋要擦得跟劉冰一樣亮。那位宋同學就報告說他沒辦法做到,我只能說宋同學的皮鞋我幫他擦好了,誰叫他是皇親國戚呢?

國軍這一年,美援物資有一批呢質軍用服裝料,但量有限,就給陸軍官校優先了。由聯勤被服廠派人來官校量身訂做,在新年放假前穿著新軍裝,大皮鞋回台北過年,真神氣。

基本訓練完了是戰鬥教練,體能訓練,跑步、單槓、雙槓、臥倒、匍匐前進,伏地挺身、三公尺高跳台,折磨得你鐵尺成針。白天訓練,晚點名後還要做伏地挺身一百個,增加臂力。陸軍總司令孫立人將軍經常來視察,射擊訓練你做得不好,他會親自示範給你看。

➤➤➤陸軍官校(下)

台灣 蔣經國 教育

上一則

看皇家護衛隊換崗

下一則

自個做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