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3.9%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疫情增26死、174例本土確診 陳時中:病例在減少

擴修機場瑣憶(上)

在我十五歲那年,即一九五一年,曾參加過山東濰縣二十里堡飛機場的擴建工程。該飛機場始建於一九四一年日偽時期,日軍為擴大侵華戰爭,在濰縣二十里堡附近,強徵了茂子莊等三、四個村莊的一千五百畝良田,強迫當地農民出伕修建了飛機場。機場上除有只能供軍用小型飛機起落的瀝青跑道外,還建有許多停放飛機的「格納庫」(當地老百姓稱之謂飛機窩),經常停有小型軍用飛機。

一九四五年,日軍在侵華戰場上節節敗退,盟軍飛機不斷來機場上空襲擊,日軍飛機龜縮在「格納庫」內嚇得不敢出頭。同年八月日本投降後,南京國民政府來人接收了這個飛機場。    

解放後,國家根據需要,於一九五一年春制定了擴建二十里堡飛機場為海軍航校的計畫。從全地區各縣市調集了一萬二千五百五十五名民工,於九月十五日揭開了大規模擴建機場的序幕。市勞動管理部門有關人士承諾,機場擴建工程完成後,會給城市裡的參與者安排工作。我便積極報名參加了擴修二十里堡飛機場的民工大軍,成為了這支大軍中年齡最小的民工。

我家附近參與此次工程的人數不多,也就四、五個人而已。開始我們帶著簡單的行李和可吃兩、三天的乾糧,就去機場擴建工程指揮部報到。指揮部安排我們先後住在樊家莊和南屯村的民房裡,地上鋪上乾草和席子,就是我們的睡覺的地鋪。每天三餐把自帶的乾糧搭火餾一下,喝著餾鍋水、就著自帶的鹹豆腐吃起來。

我五、六天回家拿一次乾糧,每次都是娘攤的煎餅和煮的鹹豆腐塊,其它的工友大都是帶「扒谷」(窩窩頭)、鹹菜。「扒谷」易餿,三、四天就會長毛;而煎餅特別是烙成捲後,吃一個禮拜也不會變質。白天上工時,工地上才供應開水。      

我所在的民工團隊,主要任務是新建機場的附屬工程,若干幢房子由我們來建。開始我們整天是挖地槽,按人分段,每人每天挖幾米長、幾米寬、幾米深的地槽,都有一定的數量和質量要求。我年齡雖小,但分到的任務並不比其它工友少。

挖地槽是一件累人差事,許多人手上都磨出血泡。我依稀記得有位姓楊的工友,挖地槽累了休息時,就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藥瓶,從裡面取出一粒白色藥片吞下。他說吃的是能補充體力的維生素,一片藥能頂一個雞蛋

在工地上熱火朝天的勞動競賽中,大家互相幫助,勞累並快樂著,每天都能按時按質按量完成任務。此後便開始了用三合土打地基、填充基石、砌牆等工作。我做為一名不會建築技術的民工,只能做一些運石、搬磚、合灰泥等笨重的營生。

如合灰泥時,三、四個民工一起,把事先運到工地旁邊的水泥、砂子按比例摻和勻稱,然後加適量水分,快速和成泥漿;然後用小鐵桶等容器盛著,用扁擔挑到工匠砌牆的地方,供他使用。不等一擔用完,馬上再挑來第二擔,一天下來總得要挑二、三十擔。

➤➤➤擴修機場瑣憶(下)

機場 雞蛋 日本

上一則

梵谷未公開畫作「蒙馬特街景」拍出 破1540萬美元

下一則

助人為快樂之本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