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參院多數黨領袖舒默:川普彈劾案25日送參院

2月移民排期 職業移民中國出生多項推進

打破分工的鬧劇

五十多年前橫掃中國的文革風暴,不但使國家經濟陷於破產邊緣,還有極左思潮把許多行之有效的規章制度,以「封資修」的罪名加以摧殘毀滅。當年在我們醫院裡,醫院的管理制度明確規定行政、醫護、勤雜人員各自職責;但文革中提出所謂「破四舊,立四新,工人階級領導一切」的左傾指導方針,認為知識愈多愈反動,所有知識分子被定為「臭老九」,是必須接受改造的對象。

在文革期間,廣州地區革命群眾出於對黨中央和毛澤東的熱愛,由於觀點不同,被分為所謂「革命派」與「保皇派」。兩派群眾除了用大字報文攻以外,還有更暴烈的奪權武鬥,初期只用拳頭、棍棒打鬥,後來發展到刀劍、槍炮武鬥,造成嚴重的流血事件,癱瘓省市黨政機關。為了穩定局面,中央派出解放軍對從中央各部委到各省市機關實行軍事管制,還派出工人宣傳隊到各文教團體;一是對挑動武鬥、製造分裂、破壞社會秩序者實行鎮壓,二是對不同觀點的各派群眾組織進行教育說服工作,要大家團結起來進行革命大聯合,抓革命,促生產。

由於社會上的投機分子、極左分子為迎合「工人階級領導一切」的口號,還以知識分子參加勞動,以改造資產階級世界觀為由,藉口要改革不合理的規章,胡搞一通,倒行逆施。首先由省人民醫院內部的極左領導班子提出所謂試行「醫、護、工一條龍」的醫療改革鬧劇;具體做法是打破在各級醫院(基層病區)原有的醫生、護士、勤雜工人明確的分工責任制界限,也就是醫生除了本職工作以外,還要做護士的工作,如代替值夜班、做床邊護理、注射輸液等工作;又做勤雜工清潔病房、洗擦廁所、給病人開飯、收拾餐具、送驗各種標本等工作。對省人民醫院的倡議,我院軍管小組也立即響應,工宣隊成員來自紡織廠,對醫療專業一竅不通,認為政治正確也盲目答應。

以上改革對一個年輕醫生來說,體力上還可勝任,但對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醫生來說,就很吃力。要一個有老花眼的老年醫生,替嬰幼兒靜脈注射,或值夜班看清楚投熱針的刻度都是高難度的。反過來說,讓護士、勤雜工代替醫生查房、巡視病人,及時作出診斷,制定治療計畫,實際上是不可能做到的。資深護士還有一些臨床經驗,而勤雜工對醫療工作則一無所知,硬做下去,隨時會出重大醫療事故。但在當時強調「工人階級領導一切」的政治大環境裡,大家都怕禍從口出,以少說為佳,上級要求做什麼,立刻照辦,以明哲保身。

事實上,絕大多數醫生、護士、勤雜人員對這一荒誕的改革案莫衷一是。

當勤雜人員穿起白大衣、戴上聽診器佯裝醫生查房時,因為沒有一點醫學常識,面對病人的問題,一定是心事重重。護士有一些基本醫學常識,又有病房實踐經驗,可能沒有那麼慌張,但她們畢竟不是醫生,負不起那麼重大責任。

在這個鬧劇的漩渦中,最受罪的是醫生。他們必須三個工種都做,例如某醫生在值班表中是代表護士值下夜班(即凌晨一時至早上八時),待交接班完成後,能否像護士一樣立刻離開呢?答案不言自明,因為勤雜工和護士巡查病房出了問題,他們即使承擔責任,也是極輕的。其理由是他們不熟悉業務,到時還不是找到「臭老九」──當值醫生頭上,這是所有當值醫生心中有數的。接下來不管多辛苦,都必須對自己分管的新入院病人、重病號,細心檢查一番,作出正確的初步診斷和處理後,才能安心離開。

當這一荒誕無稽的醫改鬧劇上演一個多月後,經過不斷折騰,群眾私底下議論紛紛,基層幹部不滿情緒日益高漲,給予當道的軍管小組和工人宣傳隊的頭們很大壓力。這才被迫宣布:「打破醫、護、工友分工」的鬧劇停止執行,恢復醫院原有的醫生、護士、勤雜人員明確的職責分工制度,使醫院醫療工作回到正常運作的軌道上來。

破產 風暴 中國

上一則

不平凡的一年

下一則

等待西柚成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