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評論╱腳踏美中兩條船 普亭空前舒適

舊金山灣區熱浪來襲 部分地區氣溫可高達110度

我用過紙媒子

說說紙媒,現在的年輕人只知道紙媒是報紙、雜誌等以紙張為載體的媒體,並不知道紙媒曾經還是用來引火的紙卷兒,民間通常也叫「紙媒子」。

在上世紀六○年代以前,我用過「紙媒子」點火,記憶很深刻。那時「洋火」還沒有普級,當年百姓把火柴都叫做洋火,廚房灶裡生火、老人抽菸等,都得先用洋」點燃「紙媒子,再依靠紙媒子引火。回憶燒柴火的日子,就是用紙媒子的貧窮歲月,老一輩偶爾在一起聊起來,感慨中得以樂趣。

紙媒子最廣泛的一種是灶堂裡生火用的,那是隨意用什麼廢舊書報紙,捲成手指粗的一個長條兒,要點燃灶堂裡的柴火,先畫燃一根洋火點燃紙媒子,趁紙媒子的火焰未滅,迅速放進灶裡,灶堂裡靠紙媒子引燃了柴火。如果單獨用一根洋火生灶堂火,那短暫的火焰很難點燃灶堂裡的柴火,也很麻煩。

我從小就在廚房裡幫媽媽燒灶火,掌握了紙媒子的點火技巧。念初中時,每天清晨要做我和妹妹的早餐,冬天生火很難,我就先擦一根火柴,點燃紙媒子,再靠紙媒子的火焰燒燃灶堂裡的松油柴。

有趣的是,有時在大廚房裡,鄰里們正忙碌做飯炒菜時,我來得遲,要生灶堂火了,就拿著一根粗粗的紙媒子到另一家灶堂裡的火點燃;哪曉得,舉著火焰的紙媒子因為一路快走,燃下的灰末就跟隨一路微風,飄飛到人家的菜鍋裡了,緊接 「慢點慢點……」一片笑聲叫喊聲,叫得我心急心慌,走得更快起來,紙媒子的燃灰也一路飄得更加飛揚。

而在農村,鄉民捨不得買洋火,就用最原始的土辦法點燃紙媒子。學校裡參加支農時,我發現山民是用一把橢圓形的鐵片,又像小鐮刀,他們叫火刀或火鐮,在一塊灰黑色的小石頭上不停地快速碰打,那石頭他們叫火石,火刀碰打火石,飛出細末火星,散發出絲絲火藥氣味。

這時,飛濺的火星,點燃了夾在火石側旁的紙媒子,紙媒子有了暗暗的陰火,再用嘴一吹,紙媒子燃起明火,就可以送進灶堂裡點燃柴火了。

別看這是一個刀耕火種的古老辦法,但那火刀碰打火石的場景是很有技巧、很有情趣的。據山民說,那火石在山岩中很難尋到,只有那些老岩匠師傅才能發現。

山民點火用的紙媒子,不像我們用廢舊紙捲的粗筒,他們是用土製草紙或一種帶棉性的紙,這種紙容易在紙頭上留下陰火,像是灰燼中的一點餘火,長時間不滅;用火時,只要吹口氣就可以燃亮微微的火焰。

那些抽旱菸袋和抽水菸壺的人用火頻繁,少不了要用紙媒子點燃菸絲。我童年時,見過老人拿著一根精緻的竹腦殼長菸管,也就是帶有竹蔸蔸的菸管,挖有洞眼的竹蔸可以放菸絲,菸管中段吊著一個晃來晃去的小布包,裡面裝著旱菸絲。

老人手上拿著一根燃著豆粒兒大小亮點的紙媒子,當在竹腦殼裡塞上一小撮旱菸絲後,用力吹幾下紙煤子,紙煤子燃了,點燃菸絲。有時候,那紙媒子上的陰火很小,老人就先用力甩幾下,再快速用力地吹,直到吹燃。

有位鄰里張大爺,七十多歲,是讀過四書五經等老書的菸鬼,一把青銅製的水菸壺,還是民國時期留下的舊物,被他用得亮光光;手上那根紙媒子只有筷子粗,是他自己捲的,淡黃細柔的紙,時刻保存著一個陰火亮點,隨時想抽菸了,很方便。

我喜歡看張爺抽水菸壺的那副醉迷神態。有一次,張爺用紙媒子點燃水菸殼嘴上的菸絲,要我輕輕吸一口試試;我好奇地猛吸,突然,菸壺裡的水發出一串咕咕嚕嚕地響聲,隨後壺裡的水都被我吸進嘴裡了,一口吐出,正巧噴了張伯一臉。張爺只是笑,說:「這不是好玩的哦」,看來,曾經的吸菸用紙媒子,還是一個功夫活。

紙媒子也是我們童年放鞭炮時用的引火工具。每到過年,我們小孩子都拿著拆散的鞭炮,在小街上跑來跑去,用紙媒子點燃一個鞭炮,拋向對方。一根紙媒子放鞭炮,可以玩上幾個小時也不會熄滅。

六○年代以後,火柴普遍了,再之後又有了各種打火機,紙媒子的時代也就走進了歷史。

小布

下一則

裸女PK菊花畫 蘇富比、佳士得競拍常玉畫作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