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白登:援助將至 呼籲國會合作在過渡期通過紓困法案

司法部長:未發現可改變大選結果的詐欺證據

《老照片說故事》小時了了

作者小時登台演講照片。
作者小時登台演講照片。

照片中的我,在幼稚園大班畢業典禮那天,身穿潔白襯衫和短褲、白襪搭配白皮鞋,再繫上個黑白條紋的領結,小小個頭卻一副正式而慎重的模樣。我挺直腰桿站在講台上,貼近麥克風,神情嚴肅地代表畢業生致詞。簡樸的禮堂裡,台下聆聽的有老師、同學和觀禮的家長。對於內容講些什麼已不復記憶,但是演說的情景仍然歷歷如繪,這也是我對幼稚園學習階段所留下唯一的印象。

話說幼年,原來準備致詞的學生並非是我。典禮舉行前兩天,預定要演講的女同學,臨陣怯場而不願意上台練習。老師於是焦急地問全班:「有沒有人想上台代表全班致詞?」我不知哪兒來的熊心豹子膽,立刻舉手,興致勃勃地願意取而代之。

典禮當天,平日忙碌的爸媽特地抽空觀禮,並帶著笨重照相機替我拍照留念。幸好我沒有忘詞,站在台上雖然緊張萬分,但使盡力氣、「聲若洪鐘」地完成演講,滿足小小年紀還有些愛出鋒頭的虛榮心。

老爸老媽顯然頗為驚異我的表現,甚至把這張照片放大,擺在金邊相框裡,只要走進客廳就看得一清二楚。

日後忙著過關升學,再也沒有表現演講的機會。我的「說話」功夫唯一留下痕跡的是在老師的期末評語裡,除了「勤奮好學,成績優良」外,經常還會加上「話多」二字。隨著年歲增長,話多倒讓我廣結人緣,認識不少合得來的朋友和同事。

近日受疫情影響,說話對象驟減,只好偏勞太座當我的忠實聽眾。每當我得意洋洋地發表「高論」時,太座總常忍不住向我比畫「噓」或「把嘴閉上」的手勢,看來我的話多不再受青睞了。

五歲時,無巧不巧的經歷過登台發言的「成名十五分鐘」。往事雖然已逝,但照片中,面對麥克風而無畏的姿態,畢竟存留住童年純真雋永的剎那。

升學 疫情

上一則

混血兒的迷思(上)

下一則

日裔雕塑家野口勇 作品首獲白宮收藏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