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圖輯/再看一眼,上帝之手! 再見,足壇傳奇!

白登陸續公布內閣 國防、司法、衛生、內政部長點將

《老照片說故事》老床滄桑

蘇式老床。
蘇式老床。

今年中秋、國慶雙節假日,在徽州府工作的侄兒,回歙縣南鄉老家祭祖,發來一組照片。其中兩張百年的老物件:徽式老床、蘇式老床,激起我深深的思念。

那張徽式老床,曾經睡過五代人:我的祖父母、父母、我與哥哥、哥哥的兒子,再是哥哥的孫子。我出生前,祖父母就過世了;父親三十一歲早逝,那時我三歲、哥哥八歲;後來,哥哥成家,我在外地工作,母親在這張床上帶孫子、又帶了曾孫,直到八十幾歲告別故鄉,去城裡與兒孫同住。

孤兒寡母,在那官兵敲詐、族人欺凌、盜賊窺伺的年代,母親常常深更半夜在那床上哭得死去活來;記得一個冬夜,盜賊進家了,母親敲著臉盆外出求救,我與哥哥嚇得將火熥倒在被子上,差點引起火災,幸虧救兵到了。

盼星星盼月亮,終於兒孫長大、外出立業了,母親才喜笑顏開。百年來,這張床見證了人生的悲歡離合、辛酸苦辣。如今仔細觀察,老床仍然金光閃閃、紅得耀眼,可見當年鄉親心靈手巧、工藝高明。

另一張蘇式老床,據長輩說,那是祖父為我伯父結婚從蘇州買來的。栗殼色、精緻的雕花、上面有各種形狀的框框,原先還鑲嵌了伯父和父親的字畫,當時極時尚。祖父做茶葉生意,在新安江港口深度開茶行,自然買物運貨方便。

伯父婚後,夫婦恩愛;可惜沒幾年,伯父重症過世,當天伯母悲痛欲絕,果斷服毒而死,一天內,夫婦同時入殮!這個淒美的愛情故事,上世紀三十年代,山村老少無人不知,連軍閥(外公友人)吳佩孚也親筆寫來條幅「貞潔女人」。

然而,因為在貧瘠的山村,它實在顯眼露目,文革時紅衛兵造反,差一點被當作「封資修」物品破壞。多虧善良的鄉親通風報信,深更半夜,拆掉了床,用破棉被層層包好,藏在柴草堆中。改革開放後,這張床才重見天日。

如今,這張床已運到歙城侄兒處,以作永久的紀念;也將作為客床,雖是百年老床,但仍不失時尚,見到的人沒有不喜歡的呢!

我靜靜地端詳著這百年的時尚的老床,想起伯父母的故事,更感謝善良鄉親的保護之恩。

徽式老床。
徽式老床。

上一則

遲來的南瓜

下一則

人淡如菊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