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1354萬 佛州逼近百萬

台秋冬防疫專案12月起跑 入境新規一次看

鄉村書館往事

我少年時,常到本村西邊的「書館」(又稱家塾)走動。這幢書館是由村民在建村後集資籌建的公共財產,書館是一座用青磚、杉木梁、瓦面建成的分前後座的平房,由前方正門進入後,是天井和兩個外廊,後座是正廳和兩側房廊。正廳後牆築神壇,上置祖先牌位和觀音菩薩神位,還有椅桌台凳、碗碟、炊具、廚房雜物,一應俱全,村民喜慶也可以在此設宴招待親戚朋友。

書館曾用作私塾,教讀古文,後來鄉裡建了六年制小學,學童們都到小學上學。書館既是村中耆老仕紳議事的場所,書館也是村民經過一天勞碌後,聚在一起聊天和休憩的地方。

在我的記憶裡,鄉間每年元宵節有為去年村中出生的男丁,在書館舉行開燈的隆重儀式,又稱「點丁燈,飲丁酒」儀式。村民按過去一年,添了多少男丁,點燃同樣數量的花燈,懸掛在書館或祠堂的大堂橫梁上。

花燈用彩色紙張紮造,花燈上下均有飄帶、絨線球,飄帶上書寫如平安富貴、狀元及第、添丁發財等代表父母心意的吉祥詞句。花燈上也寫著嬰兒的名字,還夾些生菜、大蒜、青蔥、銅錢等吉祥物,希望祖先庇佑。

與此同時,每個添丁家庭都會在祠堂或書館設九大簋宴請宗親,非常熱鬧。我因躲避戰禍,出生後不久即離鄉背井,直到抗日戰爭勝利才回鄉,當年已近十二歲才補辦開燈儀式,算是特例。

書館也是村中叔伯兄弟聚集、談天說地的地方。盛夏多在室外聽老人講故事,其中列醇伯講「三國演義」,聲調高低抑揚,表情千變萬化,引人入勝,講到結尾,總被聽眾用熱烈掌聲要求多講一段。

聽眾中,大人多用大碌竹抽水菸,有的是自備,其他是公用,也有抽自製熟菸捲的「尖嘜」,因菸上尖下闊得名。各人吞雲吐霧,多麼愜意。

小孩則在戶外嬉戲、捉迷藏,有的玩彈玻珠,或在斜置的磚頭上滾雙龍銅板,他們天真活潑,有時也引起大人們注意。

在冬季,收割晚稻後,是農閒時期,來書館耍樂的人更多了,可以說不分晝夜,男性老少都有。他們喜歡開台打麻雀,也有的玩牌九、玩樸克牌,如鬥地主、梭哈、吹牛、二十一點等,還有玩打骰、魚蝦蟹的。打麻雀台有抽水,用作深夜時煮夜宵費用。當年在書館玩樂的成人或小孩都盡情歡樂,消磨時光。

過冬後,春節來臨,是小孩最喜歡的時光,因為有新衣穿,還可以索取紅包、放鞭炮。各家各戶拜神祭祖,除夕吃豐盛的團圓飯。祠堂阿公祭祖、殺豬,每戶男丁分到豬肉;我家有男丁四人加上在外地的伯父有妻妾兩房,男丁七人,分的豬肉歸我家所有,眾人羨慕。

此外,節慶一個接著一個,熱鬧非凡,有元宵節、鬧花燈、跳樓接菩薩、燒沖天炮等,都是村民最高興的歡樂時刻。

光陰似箭,時移世易,隨著社會制度改變,人口外移,書館人影稀少,村民各自在家裡活動。在大躍進時期,生產隊在書館開設公共食堂、打鐘開飯,全村村民都到此排隊領飯,曾經熱鬧一時,但維持很短,就散伙了。書館也因年久失修,瓦面漏水而部分倒塌;在改革開放前我曾回鄉,與我同齡、已白髮蒼蒼的兄弟陪同我前往童年耍樂的書館,卻看到書館殘垣斷壁的情景,悲從中來。

改革開放後不久,村裡海內外兄弟建議集資重修書館,盡量使其恢復原貌,我也略盡棉力,捐助交由紐約鄉親帶回去。後來書館重修後,村中兄弟寄來書館新貌的相片,雖然景物相似,但人面已非!

當今村中形勢也今非昔比,很多人已移居城鎮或海外,即使仍居住村內,各家各戶都有電燈、電話、寬頻電視、卡拉OK,並安裝自來水管,無需到河邊或水井挑水,出入也以摩托車或汽車代步,單車幾乎已被淘汰。村童手中也在滑手機玩遊戲、聽光碟音樂,到書館耍樂的人,更不能同日而語,真令人不勝唏噓!

紐約 汽車 手機

上一則

《大蘑菇過生日》系列之三/漢堡王

下一則

草木有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