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時報廣場爆槍案 3路人被波及 4歲女童需手術

封面故事/反仇恨犯罪 亞裔不能再姑息

墨香紅塵

我和閨密麗萍是1985年秋在大學裡認識的,那年她十八我十七。剛認識她時,她燙了個爆炸頭、畫著濃妝、穿著前衛,在那個年代的校園裡實屬異類,而且她每次來學校,都是坐在同樣燙著爆炸頭的男朋友的自行車後座上招搖而至,那架勢令周遭的同學都避而遠之。我和她熟識是因為碰巧都被分在了同一個辦公樓層實習,而外表清純的我當時亦屬思想前衛之流,兩人初次閒聊便相談甚歡,沒多久便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高校新生活讓麗萍與她的爆炸頭男友漸行漸遠,自然而然地分了手。而我則想方設法與她搬進了同一個宿舍,晉升成了天天吃喝拉撒在一起的上下鋪姐妹。八○年代是個情懷自由思想奔放的年代,也是個詩情迸發萬物甦醒的年代,我和她在花季年齡裡一起憧憬和編織著關於青春和愛情的所有美好。我們一起讀舒婷、席慕蓉、顧城和汪國真的詩;看金庸、瓊瑤、亦舒和三毛的書;聽齊秦、童安格、鄧麗君和羅大佑的歌;追《紅樓夢》、《西遊記》、《上海灘》等電視劇。每個周末的校園舞會我倆幾乎場場必到,加之還要上課和參加校系各類活動,每天的日程都排得滿滿的。有時白天太忙來不及碰頭,晚上宿舍熄燈號響後,怕影響其他人睡覺,我會從上鋪直接爬到她的下舖,打著手電筒,頭挨頭躺著,一起看收到的情書,談彼此的感受,講發生的趣事,常常聊到下半夜都還不覺盡興。

我遇到我的初戀時,麗萍也開始了一段新戀情,那時我們四個人只要一有空暇就會結伴出遊,美麗杭城的湖光山色裡到處都留下了我們歡暢飛揚的足跡。那是一段純真浪漫的快樂歲月,也是一生中最無憂無慮的瀟灑時光。我和麗萍盡情放飛著我們的青春和理想,分享著彼此的喜怒哀樂,無論遇到生命中多難過的坎,都互相支撐鼓勵著相攜前行。整整六年,我倆一直並肩努力著,在校園裡留下了一道道亮麗的人生風景。

1991年我出國後,我們只能通過書信互寄思念,繼續探討學業、愛情、工作和人生的感悟。因為彼此要告知對方的生活點滴實在太多,每封信幾乎都是沉甸甸的十幾頁的信紙。再後來我們都結了婚、有了孩子,書信裡便開始更多地聊家庭、教育、事業和婚姻中的柴米油鹽。給她寫信和等她的來信已成為我那時生活的日常。那一封封貼著美麗郵票飛越太平洋的信,在二十多年的時間裡陪伴著我們彼此走過春夏秋冬,歷經人間冷暖,見證時代變遷。

後來雖然有了電子郵件,WeChat、Line等社交平台,我和麗萍還是更習慣於在滿含墨香的信紙上靈犀相通地笑看紅塵。但可能也是因為有了這些軟體,想聯繫隨時就能聯繫,不必再擔心對方等信的焦慮,人反而變得慵懶起來,有時一封信可以裝在包包裡背進背出幾個月都沒寫完。現在想來,我們之間似乎已經好多年沒有給彼此寫信了,大概都覺得如果只是客套問好或寄張賀卡之類的就大可不必了,朋友交到這個份上早已心照不宣,聯不聯繫、見或不見,情誼都已深駐彼此心間,不會改變。每次回國,我倆都撇下各自家小找個安靜好去處,品一杯茗,通宵達旦促膝長談,就像三十多年前一起擠在宿舍她那張小小的床上一般親密無間。那一刻,日月溫情,舒心自在,時光不老。

總覺得人越長大,交朋友就越難,更何況是要找一個契合的靈魂,有幸遇見,已是幸運,若又能一路同行,那簡直就是命運的餽贈。我相信我和麗萍之間,無論彼此怎麼樣,無論過去多少年,都是最知心的朋友。只要我倆在一起,溫柔年華和安穩歲月便永遠都是記憶中青春最美好的樣子。(寄自加州

加州 教育

上一則

陌生地(二五)

下一則

為什麼流浪?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