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你奪走我16歲童貞」牧師佈道時 她挺身指控性侵

德州小學槍案當下 子彈飛過窗戶 學童滿身鮮血逃

理工男與文青女

寒冷的冬季,特別是颳大風下大雪的日子裡,無法出門鍛鍊,便在家裡聽聽歌、跳跳舞、抻抻筋骨。

2021年以來,今天是最冷的一個晚上。屋外,風呼嘯,雪狂舞。屋內,音樂悠揚,曲調舒緩。我正仰頭彎身、扭腰伸臂做熱身時,一首極其傷感的〈紅塵情歌〉飄來:「轟轟烈烈地曾經相愛過,卿卿我我變成了傳說……」剎那間,我忽然憂從中來,似乎萬千悲哀隨著歌聲慢慢浸透全身,感到人生如夢,生死無序,感情無常。想起相識於少年時代的朋友,結婚幾十年的夫妻,說散就散了。一念及此,我整個人如同洩了氣的皮球,再也提不起勁兒蹦跳了。

側臉看看先生,他仍然一會兒舉著啞鈴、一會兒伸胳膊踢腿,一副悠然自得投入的神態。我問他:「你有沒有在某個時候,因為一首歌或者一句話,突然間就傷感起來。很多感慨,很多無奈。總之就是莫名其妙地情緒消沉。」先生一聽,哈哈大笑說:「還真沒有。理工男,感情簡單。沒有那麼複雜。」我說:「我有,比如現在。」他說:「我知道。你是文青女,感情比較豐富。」

今晚,我再也無心無力跳舞鍛鍊,只一首接一首地聽歌,看窗外的雪,白了車道、屋前小徑、台階,街對面鄰居家的屋頂也浮上一層朦朧的白色。天地灰濛,一盞路燈孤獨地站在街角,昏黃的光圈下漂浮著細碎的雪花,如蚊蟲般亂舞。

到了晚間,照例是睡前禱告。我為家人、為疫情、也為自己禱告。先生禱告時,特意為我禱告,求神賜給我平安喜樂。我知道他關心我,可是他卻並未十分了解我的意思。我不是沒有平安和喜樂,只是有那麼一瞬間,天空會飄來一片思緒的雲,帶著亂麻麻的情緒和感慨,絲絲縷縷中纏繞著縷縷絲絲,剪不斷理還亂。比如剛才。過一會兒便會雨過天晴,彩霞滿天。比如現在。先生笑了一笑說,有平安就好。我那視為知音的丈夫到底還是沒有讀懂我的心思啊!

男女之別在哪裡?或許就是在這裡。男人喜歡理性思考,就事論事。而女人呢,則更擅長於第六感,感情變化起伏可說是來無蹤去無影,傷感悲情和開懷大笑可以瞬間無縫轉移。俗話說,女人的臉說變就變,女人的心如秋天的雲,難以捉摸。

話說回來。也正因為男人的理性和粗糙,才使得女人的感情用事不會漫無邊際氾濫成災,而有了理性的約束和邊界,不會糾結成麻,淪為走不出去的自我捆綁和束縛。反過來,男人的粗糙融入女人的細膩,質地便有了圓潤的光澤,溫柔的氣味。男人和女人就像是全然不同的兩種食材,比如蔥和薑、花椒和大料,遙遙相望,互不懂得。如果把它們放在一口鍋裡,便會取長補短、遙相呼應、密切配合、相得益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交融,燉出一鍋噴香的紅燒肉來。

不再糾結先生是否懂我,只要能互相珍惜守望便好。(寄自新澤西州

新澤西州 疫情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