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非裔女芝北華埠威脅「要槍殺亞洲人」 刺傷1亞裔

華郵:緊急食物補助申請難度恐變高

溫暖身心的年夜飯

年夜飯是歲月釀的酒,想著想著就醉了。

記憶裡的黑龍江,在天寒地凍的時節,呵氣成霜。除夕前夕,家家灶台邊卻熱氣騰騰。小雞燉蘑菇的濃香從那時起頑固地駐紮在呼吸深處、唇齒之間。雞是自家小院養的土雞,蘑菇是山裡採回來曬乾的榛蘑。這道油汪汪的菜配上香噴噴的白米飯,極大滋潤了我的幼小心靈。其餘幾道家常菜,紅燒鯽魚、酸菜白肉燉粉條,放在平時都能獨當一面,此刻已經勾不起我伸筷子的慾望了。

從自家飯桌上吃飽了,我趕緊換上新衣服,跑去鄰居家蹭飯。和我家少而精的菜式不同,他家只有三口人,卻總能盤盤碗碗擺上一大桌。除了豬皮凍、炸蝦片、花生米,最饞人的是酥白肉,肥肉裹上澱粉放在豬油裡炸,再裹上拔絲的糖漿,又酥又香,吃幾口可解饞一年呢!

吃完了年夜飯,小孩子們點起燈籠呼朋引伴在外面玩,大人們開始和麵剁餡包餃子。午夜十二點,白胖的餃子吃下去,鞭炮聲聲響起,新的一年便開始了。

難忘1984年的除夕夜,鄰居家買了一台小小的黑白電視,幾家人聚在一起看春晚。當一身西裝表情靦腆的張明敏開口唱〈我的中國心〉,爸爸和叔叔們抓牌的手都停了下來。轉過年的三月,冰雪還未融化,少年的我隨父母南遷渤海之濱。

此後餐桌上日漸豐盛,大年夜能吃到的美味佳餚平時都可以吃到,也就不再心心念念盼著這一天。但我家還保留著年三十包餃子的習慣,將初一到初五的餃子全都包好凍上,預示著連年有餘。膠東人家的過節美食如:熏鮁魚、炸丸子、紅棗大饅頭……都悉數在列。讓我眼饞的酥白肉也與時俱進,換成了炸蠣黃。牡蠣,也叫生蠔,俗稱海蠣子,是渤海灣的特產之一。海蠣肉裹上雞蛋麵粉下油鍋炸至表面金黃,外焦裡嫩、鮮鹹可口。像我這樣半路插隊的海邊人,短時間裡體會不到清蒸螃蟹的鮮美,反而過油的海鮮吃著更親切。

一年又一年,鑼鼓喧天喜氣洋洋裡,是日漸寡淡的年味兒,和我躁動不安渴望遠行看世界的心。終於有一天,我把自己折騰成了海外僑胞。

思鄉先從胃開始。從怕過年到愛過年,一字之差的轉換背後,充滿遠方遊子難以言說的酸甜苦辣,都濃縮在一首唐詩裡:「客舍并州已十霜,歸心日夜憶咸陽。無端更渡桑乾水,卻望并州是故鄉。」當我們在異鄉扎了根,耕耘出故鄉的濃蔭,年夜飯也似乎找到了名正言順的歸屬感,妥妥貼貼地融進了節日的歡慶。

在海外,往年除夕夜都是幾家要好的朋友相聚同樂,天南地北的美食擺滿一大桌。酒足飯飽之際,電視裡的中國春晚和身邊孩子們嘰嘰喳喳的英文混雜著響在耳邊,常常讓人有片刻的恍惚,不知今夕何夕。

今年疫情肆虐,生活圈子突然之間限定在小小的家裡,精心準備的每一盤菜、每一碗湯、每一塊甜點、每一道家常美食,意義已經不是果腹,而是取暖。尤其年關將至,當隧道盡頭疫苗的微弱亮光不足以托起飽滿的希望時,家家戶戶這份人間煙火是溫暖身心的良藥。我好像回到了小時候,如此渴望辭舊迎新的除夕夜。我相信,當年夜飯的酒杯端起,不久江河冰封將解,春天已然在望。(寄自加拿大)

中國 疫情 疫苗

下一則

艾未未作品「中指指向天安門」 港國安法盯上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