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政院:授權台積電、永齡代表政府洽購疫苗千萬劑

川普認了 親口說「沒有贏」總統大選 考慮2024再戰

虛擬課堂走一遭

吳孟芸∕圖
吳孟芸∕圖

去歲仲春,眼見疫情日趨嚴峻,為隔絕病毒擴散,美國各級學校紛紛改以網路虛擬課堂(Online Virtual Learning)取代傳統教學。幾個視訊平台中,本校選用最熱門的Zoom及Google Meet。

在美國大學執教三十多年,我早已習慣與學生面對面授課,對這突如其來的轉變,感到有點不知所措。但也只能硬著頭皮,懷著「摸石子過河」的心情去面對。

起初,我歸納每次網路上課心得,在課後檢討改進,冀望突破難關,提高教學成效。然而,儘管我終日乾乾,甚至因焦慮而兩鬢添霜,可究竟是眼高手低,如何在虛擬平台上活化「教」與「學」,始終是個難題。

透過小小的電腦螢幕,講課、展示教材、與學生互動,經常是顧此失彼。而學生的不專心和不參與,往往讓我有雞同鴨講的無力感。有時發現兩眼盯著螢幕的某個學生,忽而低頭竊笑,甚至扮出鬼臉;還有學生突然從螢幕消失,事後告訴我是互聯網出了差錯。總之,為師的我難以掌控虛擬平台不時出現的各種突發狀況。

春季班結束了,不論教授或學生都發出一波波不滿的聲浪,擠爆了網路意見箱。學校行政部門憂心註冊人數減少,甚至傳聞學生家長要求減退學費的風聲,於是校方積極作為,提供了電腦培訓課程,並充實設備,協助教授們運用各種工具和方法去強化網路教學功能。

在春季班累積了心得,暑假期間,我繼續研究如何突破網路教學的困境,也思考如何建立學生對網課的信心。我想起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說過的話:「好的先生不是教書,不是教學生,乃是教學生學。」

我負責師資教育,秋季班是個新的開始,我決定採用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的教學模式。首先,要求學生在家先完成課前閱讀和預習,上課當天引導他們進入主題後,用提示重點的方式,鼓勵大家積極參與討論,我再適時做些修正和補充。課後學生必須透過網路繳交獨立完成的文字或視頻短片作為心得報告。這些年輕學子正準備未來當老師,都欣然接受我所採用的充滿腦力激盪的上課方式,雖然隔著冷冰冰的螢幕,課堂氣氛卻是越來越熱烈,學生和我也建立了前所未有的良好關係,令我感到無比安慰。

師資教育系的學生都要面臨一個重大挑戰,就是親上火線的「教學實習」(Clinical Internship)。我有幾個學生被分配到中低收入學區當小學實習教師,學童家裡多半供不起電腦和網路,學區便盡力籌款為這些弱勢族群提供ChromeBooks(一種簡易型的筆記型電腦)好上網課。

史無前例的網路教學實習課,其困境不難預想。一開始,許多實習教師就對課堂上的管理和學習活動失控,不斷向我吐苦水。他們常遇到:螢幕上的孩童漫不經心,或嘴裡吃著零食,或手上持弄玩具,再不就仰頭大睡;或電腦裡還不時傳出來自電視的廣告聲、娃兒的哭鬧聲、甚至大人談話的雜音。

在我的建議和協助下,這些實習教師努力爭取家長對網課環境的配合,還用心根據網路功能,編撰趣味性的教材,設計引人入勝的活動,盡最大努力在虛擬平台上扮演老師的角色。雖然屢遭挫折,經過不斷的練習和改進,總算漸入佳境地完成了階段性的學習。

我於是想到,行之多年的傳統教育模式是否也該別開生面,開展出適應潮流的新氣象?當前緣於疫情,不得不進行虛擬網課,然而不妨看作這是一個跨越傳統的契機,或能激發專家學者共同努力,為未來打造出一個結合先進網路科技、靈活實用的教育體系。

我的學生先後有五位感染了新冠病毒,所幸都痊癒了。他們在課堂上陳述生病的痛苦經驗,都特別強調要小心防範。全班同學也互相關切,流露情誼,表現出團結抗疫的意志。每次上課,面對一個個被侷限在小小螢幕上的臉孔,盛滿無奈的眼神,我總是心生不捨。眼看疫苗注射開始上路,祈盼新的一年出現轉機,全球疫情早日得到控制,讓所有的孩子都能回歸正常的教育。(寄自新澤西州)

教育 疫情 美國

下一則

路易十四將成「Louis 14」?法博物館簡化文字挨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