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1324萬 加州逾120萬例

封面故事/新冠疫苗如何運送?物流界世紀大挑戰

國家是我們的青山

梁啟超。(本報資料照片)
梁啟超。(本報資料照片)

美、中兩強競爭激烈,台灣「選邊表態」,已十分明顯。憂心國家前途的人不免惴惴不安,深恐二虎相鬥,傷了台灣。

雖然有人認為,當政者及平民大眾,都應想到愛國家,不能魯莽滅裂,憑一時意氣,斷送了二千三百萬人的生存機會。但這話,誰能說呢?又誰願說呢?

在以前,你愛國家,會受人尊敬。稍後因各種原因,大家不多談愛國了,但愛國還算不得不體面的事。但現在不行了,你說愛國,不僅頑固,還可能惹人譏笑。再說,愛哪個國?連名字都說不清楚。所以,大家就不談愛國了,省得麻煩。

其實,人都要有一個國家,作為安身立命之所,生命財產就業言論等等自由才得以寄託。

所以胡適博士說:國家是我們的青山。青山不在,我們吃飯說話都不容易。

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政局危疑震撼,美國已準備放棄中華民國政府,蔣介石乃敦請戰時作過駐美大使的胡適,再赴美國,從事「國民外交」,希望以胡適的知名度,能爭取美國朝野的支持。

胡適乘坐的輪船抵達舊金山,還未進港,海關人員就帶來一批新聞記者,挾著報紙前來訪問,並要求談話。面對蜂擁而至的新聞界,胡適一時不知說什麼好,「我已經有十多天沒有看到報紙了」,連忙接過報紙,首先看到的消息是國內和平決裂,共軍已經渡江。在這種情形下,要與外國記者談話,是多麼困難。胡適表示:「不管局勢如何艱難,我始終是堅定的用道義支持蔣總統的。」隨後又說:「若是國家沒有了,我們到哪裡去呢?」

胡適到了華府,老朋友們也不理他了,處處碰壁,處處看人臉色,胡適看出美國人見風使舵,欲徹底拋棄國民政府的面目愈來愈明顯。「士可殺不可辱」,胡氏乃通知駐美大使館,取消自己與政界的一切約會,以表示對美國「拋棄」戰時老朋友的抗議。

胡適身在異國,心懷故土。

民國四十一年,胡適回台訪問,十二月七日在台北發表演講:國家是我們的青山。

在民國三十八年,我感到抬不起頭,說不出話。我曾對家人說:「不要以為胡適之在吃自己的飯。」我們家鄉有句俗話:「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以我幾十年的經驗,我感到青山就是國家。國家倒楣的時候,等於青山不在,青山不在的時候,就是吃自己的飯,說自己的話,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在國外這幾年,正是國家倒楣的時候,我充滿了悲痛的心情,更體驗到青山真是我們的國家。這次出去我很苦痛,由於許多老朋友的失敗心理,使我感到難於說話。所以在民國三十八年七月十六日,我通知中國駐美大使館,取消一切約會,不接見任何政府或國會的領袖。

因為大家成見太深,使我處處碰壁,也因為局勢太大,不是私人間的談話所能轉移的。在這個時候,只有替國家保留一些尊嚴,替國家保留一些人格,所以我取消一切約會。就是自己作文章,說幾句話,也是人家請我作,請我說話,才作才說的。因此,三年以來,我只是給國家留了一些體面,其他毫無貢獻。即使局勢有些好轉,也是毛澤東發瘋自己造成逼上梁山的局面,我沒有功勞。

胡適謙稱自己沒有貢獻,但他沒有忘記國家,處處為國家保持尊嚴。心中有國,才能愛國。

與胡適同一時代的另一大知識分子梁啟超,寫過一篇文章「憂國與愛國」。他說:

憂國之言,使人作憤激之氣;愛國之言,使人厲進取之心,此其所長。憂國之言,使人墮頹放之志;愛國之言,使人生保守之思,此其所短也。今天下之可憂者,莫中國若;天下之可愛者,亦莫中國若。吾愈益憂之,則愈益愛之;愈益愛之,則愈益憂之。

不管梁啟超是憂是愛,他心裡都有國家。心中有國家才會愛國,才會救國。如果心中沒有國家,則憂是妄言,愛是謊言。

胡適。(本報資料照片)
胡適。(本報資料照片)

美國 中國 台灣

上一則

人淡如菊

下一則

芭蕉葉扇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