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巡邏艇在白令海遇上中國巡洋艦 發現中俄編隊

解放軍秀肌肉 殲15戰機「飛越」美驅逐艦上空畫面曝光

《熱帶往事》 燥熱難耐的夏日之悲

彭于晏為角色減重16公斤。(取材自豆瓣電影)
彭于晏為角色減重16公斤。(取材自豆瓣電影)

若在炎熱的夏日觀看《熱帶往事》,必須確認冷氣開得夠足,否則電影裡那股燥熱、炙烤、粘稠、聒噪的南方夏日的壓抑氛圍,可能會讓觀眾也不禁焦躁起來。

1997年南方夏日這樣一個夜晚,年輕的空調維修工王學明(彭于晏飾)開著一輛破舊的車準備赴約,一頭掙斷繩子跑出的牛擋住車的去路。王學明只能拐道,點火抽菸的瞬間分神,車輛發出巨響,王學明的鼻樑骨被撞出了血,他撞到人了,並且逃逸。電影採取倒敘手法,觀眾已事先知道王學明被關在監獄,但無從知曉,人是不是他撞死的?逃逸的他是如何入獄的?

車禍之後,惶惶不可終日的王學明猶如某一具行屍走肉,他的靈魂似乎從身體裡被抽出,他寡言、走神、失眠。彭于晏特意為角色減重16公斤,瘦削又滿臉鬍渣,偶爾無神的雙眼讓王學明有一種瀕臨崩潰的脆弱感。但在底層社會摸爬滾打的他,又是警覺的,發現危險來臨時他豎起敏感的神經,散發出狠戾而危險的氣質。疲憊的豹子仍然是一隻豹子。

敘事 挑戰觀眾耐性

王學明是難以名狀的人物,他脆弱與危險並存,時而狠戾又時而溫柔,唯一可以篤定的是,他是孤獨的。電影裡除了偶爾出現的女友外,觀眾無從得知他的社會關係,大多數時候,王學明形單影隻,在有著不斷滴水聲的骯髒混亂的出租房裡,捱過一個又一個孤獨且煎熬的時刻。

車禍成了王學明的夢魘,這是他仍保善良的症候,他區別於電影裡的冷酷殺手,王學明多次回憶起撞人時的場景,每一次撞人的回憶各不相同,就像一個做錯事的人,無數次在後悔中想像著去改變錯誤。王學明的記憶也是電影的敘事結構。它不是線性敘事,而是多時空敘事。正敘、倒敘,各種手法看似隨意又有序地穿插,甫以如夢如幻、濕熱不安的視聽語言。這讓觀眾彷彿置身於颱風到來前那個遲滯的午後,昏昏欲睡,極需一場大雨帶來片刻的清醒與清涼。

一場車禍成了彭于晏飾演的王學明的夢魘。(取材自豆瓣電影)
一場車禍成了彭于晏飾演的王學明的夢魘。(取材自豆瓣電影)

《熱帶往事》是帶有一定觀影門檻的電影。對於非文藝片愛好者的觀眾來說,慢節奏的前半程是不小的挑戰。雖然電影充分發揮了「電影是做夢的藝術」的魅力,但燥熱難安的夢境,的確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沉浸其中。

也許是好奇,也許是憐憫,也許是被她猶存的風韻所吸引,王學明慢慢靠近他撞死的人的遺孀梁媽(張艾嘉飾)。有人說張艾嘉是華人版伊莎貝雨蓓(Isabelle Huppert),這真是恰如其分。這樣的年紀仍然優雅、漂亮、溫柔的女演員很多,但張艾嘉是鮮有的能夠在大銀幕上流露出一種坦蕩的女性性吸引力的。

曖昧 讓氣氛更鬱悶

在《熱帶往事》裡,觀眾隱隱期待著她能夠與王學明發生一點什麼,因為所有的氛圍都到位了。玲瓏的身體曲線、垂下的肩帶、臉上滲透的汗水、傷心的過往與不為人知的孤獨;這時突然闖進一個精壯的男性,瘦削掩蓋不了他五官的帥氣,並且他們莫名的投緣。發生點什麼是水到渠成,不發生點什麼也仍然曖昧不明。

什麼也沒有發生。反而是在敞開心扉後,王學明向梁媽坦言:是我撞死你的老公。讓王學明始料未及的是,梁媽說她老公不是死於車禍,而是有人朝他身上開了兩槍。

梁媽由張艾嘉(左)飾演,與主角彭于晏(右)關係曖昧。(取材自豆瓣電影)
梁媽由張艾嘉(左)飾演,與主角彭于晏(右)關係曖昧。(取材自豆瓣電影)
章宇在電影中客串演出。(取材自豆瓣電影)
章宇在電影中客串演出。(取材自豆瓣電影)

冷酷殺手登場,章宇飾演的瞎子登場,《熱帶往事》進入了另外的敘事節奏,猶如從王家衛的片場進入某一部黑色電影的片場,視聽語言保持著連貫性,觀感上並沒有很刺眼的斷裂感。《熱帶往事》年輕的導演溫仕培的確有著壓不住的才華,他將電影視聽語言的魔力發揮到極致,憑著光影、聲效的調度配合,讓警察追逐殺手、殺手追逐王學明這兩場戲,子彈彷彿會打到神經上,給觀眾帶來出一種生理上和心理上的極致驚悚。讓人驚喜的是,《熱帶往事》是溫仕培的首部作品,他才30歲出頭,未來大有可為。

(取材自澎湃新聞)

《熱帶往事》監製寧浩(左)與導演溫仕培(右)交流。(取材自豆瓣電影)
《熱帶往事》監製寧浩(左)與導演溫仕培(右)交流。(取材自豆瓣電影)

電影 車禍 警察

上一則

威爾史密斯出軌妻 成最佳偷情代言人?

下一則

認得嗎?「百戰」英雄馬蓋先 成72歲白髮翁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