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俄視訊峰會登場 8000公里外的台灣要格外小心

恒大寬限期屆滿 未支付利息 恐釀中國歷來最大違約風暴

黑白集/性或性別框架下的跟騷法 保護不到真正弱勢

跟騷法三讀通過,但須「與性或性別有關」的前提,使得保護範圍大為限縮。(本報資料照片)
跟騷法三讀通過,但須「與性或性別有關」的前提,使得保護範圍大為限縮。(本報資料照片)

立法院三讀通過《跟蹤騷擾防制法》,希望對受困於跟騷侵擾和威脅的無助婦女,提供比較周詳的法律保護。只是,跟騷定義失之過嚴,極可能出現社會安全網的漏洞,並徒增差別對待的爭議。

民進黨堅持對跟騷八大樣態加上「與性或性別有關」的前提,使得保護範圍大為限縮,反而可能保護不到真正的弱勢。因為只要跟騷者否認「與性或性別有關」,被跟騷者又無法明確舉證,就可能引發執法爭議,甚或讓法案形同具文。

尤其,現代婦女基金會曾經調查指出,有五成七的科技跟蹤者屬於陌生人或無法確定的對象,這些跟蹤行為很難判定與「性或性別」直接相關,恐怕也會讓保護機制形同虛設,受害者仍然無法得到即時的保護。

民進黨堅守「性或性別」的界線,不願讓專法「包山包法」;警政署則擔心範圍過廣,恐侵害人權。但是,把跟騷定義嚴格限縮在「性或性別」的框架裡,不僅為德不卒,更明顯不同於社會對跟蹤騷擾的認知。

例如討債集團尾隨欠債者、被仇家或惡鄰盯梢、徵信社或狗仔隊長期跟拍,乃至因宗教、種族、國籍或身障等其他因素而進行的跟騷,同樣違反當事人意願,甚至更令人恐懼,卻因與「性或性別」無關而不受規範,這種法律的差別對待,恐怕也不是社會所期待的。

民進黨

上一則

公投決戰不到一個月 民進黨高層透露成敗關鍵

下一則

退黨者處分年限減半遭反彈 朱立倫強調總目標不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