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3承諾都失守…拜登預算案恐「險勝」 不利期中選舉

台灣東北部6.5大地震「強度堪比921」北捷停駛

觀察站/巧妙閃躲政治 犧牲法律實質認定

圖為當年太陽花學運學生占領立法院議場的場景。(本報資料照片)
圖為當年太陽花學運學生占領立法院議場的場景。(本報資料照片)

抗議群眾攻占行政機關,到底算不算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民眾為了政治主張的抗議行動,在何種條件下才需要行使抵抗權?司法機關原本可透過太陽花攻占行政院案作出具有歷史指標性的判決,可惜的是,最後卻是以鋸箭法方式,將毀損公物與教唆犯罪切割處理,甚至以程序視為撤告的一部分,在教唆犯罪部分判決不受理。不僅錯失立下司法典範的機會,更讓司法再度被質疑審了多年才發現?

太陽花學運是近年來最重大的學運與社運,影響所及不僅是國民黨丟了政權,甚至讓年輕世代政黨傾向支持民進黨、時代力量。

太陽花學運占領立法院23天,事後遭檢方起訴的被告幾乎都無罪或輕罪,但反觀台北市警局因驅離攻占行政院的群眾,遭台聯前立委周倪安等人控執法過當、求償,台北地院還判市警局應賠償百萬餘元,顛覆部分國人的法感情。

占領行政院案纏訟至今,高院更一審判涉煽惑罪的魏揚等七人公訴不受理確定,也令檢辯各方意外,不少法官對這樣的處理方式也訝異,「公訴不受理」與「無罪」看似「都不用處罰」,意義卻大不同。

魏揚等七人原本一審無罪,更一審變成公訴不受理,但因為屬於程序判決,這樣的判決結果,「無法還清白」,換句話說,當初太陽花學運分子主張的抵抗權、公民不服從,並未在攻占行政院案中獲得肯定。

對檢察官而言,原本起訴的是非告訴乃論的「煽惑罪」,怎麼會變成「教唆犯罪」?還以行政院撤告部分畫上等號而判不受理。

魏揚七人在二審分別遭處二至四月得易科罰金之刑。檢方主張不是要讓他被重判,但七人煽惑民眾侵入行政院,破壞的是公共秩序,不是行政院說撤就撤的告訴乃論罪。

更一審的判決,或許有人會說合議庭高明,巧妙閃避本案高度政治性敏感問題,卻錯失司法建立憲法基本秩序的機會;此外,本案從一審至三審,又發回更審,每次合議庭見解都不同,經歷無罪、有罪,官司纏訟多年,最後結果是不受理,難道人民打官司還是要看運氣?

驅離 高院 國民黨

上一則

男星「黑人」陳建州看盜播奧運 電視盒老董遭搜

下一則

美台軍事交流 公開的祕密 美媒:華府打台灣牌化暗為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