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1354萬 佛州逼近百萬

台秋冬防疫專案12月起跑 入境新規一次看

新聞評論/中天換照 一場裁判已定勝負的比賽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26日舉行「中天電視股份有限公司申請換發中天新聞台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執照案」聽證會,由NCC三位委員林麗雲(後右三)、王維菁(後右二)、蕭祈宏(後右一)擔任主持人。 (記者胡經周/攝影)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26日舉行「中天電視股份有限公司申請換發中天新聞台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執照案」聽證會,由NCC三位委員林麗雲(後右三)、王維菁(後右二)、蕭祈宏(後右一)擔任主持人。 (記者胡經周/攝影)

備受矚目的中天換照聽證會,不出所料,與會「鑑定人」幾異口同聲主張「新聞自由應有界限」,並以中天違規件數太多、自律機制失靈等理由,主張不予換照。這場聽證會,簡言之,就是NCC利用「特選」的裁判預設比賽的結果。試問,再厲害的球員,又豈打得過場邊發號施令的裁判?

對於中天未來的命運,我們暫不討論。但一場史無前例的電視換照聽證會,卻只有這樣的演出水準,真教人失望。第一,是單一性:七名鑑定人看似背景不同,但立場和觀點幾乎毫無二致,必是經NCC精挑細選。第二,是不透明:NCC在會前拒絕公開鑑定人名單,稱為避免他們受到外界影響;這其實是蓋上一塊黑布,不讓外界檢驗他們的公信力。第三,是太技術性:七名鑑定人談的都是中天的遭罰紀錄、股權結構、內控機制等,無一人關注更高層次的言論自由,卻反而同時主張新聞自由需受控制。

用立場特定的裁判來預設比賽結果,這並非蔡政府的第一遭,過去幾年,人們已多次目睹了類似的操作。例如,今年高雄市罷免市長韓國瑜之後,中選會公告補選的日期,國民黨僅有短短12天必須找到候選人並完成登記。中選會是獨立機關,但中選會委員卻集體利用權力壓縮在野黨的動員準備時間,其作用等於在為陳其邁送東風助選。更惡劣的例子,是大法官會議就頗受爭議的《黨產條例》和黨產會作出解釋,竟一面倒地宣告「全部合憲」。為了迎合主政者,這些「憲法守護神」竟連憲法都敢大膽蹧蹋;那麼,NCC欽定的鑑定人作出悖離新聞自由的事,便也稱不上駭人聽聞了。

可笑的是,當鑑定人猛轟中天的「股權結構」太集中於旺旺蔡家,因此「有隻手可以隨時伸進來」,影響新聞走向。他們似乎忘了,操控新聞更大的黑手,其實就是執政當局。以扁政府時代的TVBS和東森換照案為例,都因政治立場而起,TVBS更因揭發高捷弊案深受民進黨厭憎,因而由新聞局長姚文智發動撤照。最後,陳水扁因懍於輿論反彈而罷手,但打壓過程已造成了媒體的寒蟬效應,有多人從此被迫離開原有職位。近兩年,窮問蔡英文博士學位疑點的彭文正、報導韓國瑜現象成為眼中釘的王又正,不也都如此下場?

依這些鑑定人的論述邏輯,神旺投資是中天最大股東,所以是影響新聞公正的「黑手」。然而,NCC安排特定立場的專家學者來決定中天去留,它是不是黑手?NCC通過台數科的新聞頻道,卻被蘇貞昌一手否決,蘇揆算不算黑手?更往上看,在總統府5月外洩的機密文件提到,三位新任NCC委員有二人立場偏綠,「可以配合處理中天」。若屬實,那麼這場NCC聽證會,是否只在實現蔡英文的旨意?

持平而論,今天台灣整體的電視市場明顯已過度飽和,在過多電視台爭逐有限廣告的情況下,許多節目的品質都已到了粗糙乃至低劣的程度。如果要改善這個現象,NCC當然應該有汰換或整頓的作為;但把中天列為優先撤照對象,恐怕就搞錯了重點。中天有些作法,例如對於「水神」等涉己新聞的過度報導,都顯得不夠專業;但這些情形都可以透過其他方式糾正,並未嚴重到構成「關台」的理由。

這次中天換照的聽證會,整體而言缺乏足夠的說服力,七名鑑定人太過單一的立場,更顯示蔡政府操縱審查過程的布置。最糟的是,鑑定人在大談NCC換照的「權力」時,完全未顧及民眾接收新聞訊息的「權利」和自由,實讓人三嘆!

影片來源:世界新聞網

蔡英文 韓國瑜 台灣

上一則

袁惟仁老家跌倒 昏迷住進加護病房

下一則

反制美售台魚叉 陸恐出動自殺式無人機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