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NBA/克服最多19分落後 勇士逆轉獨行俠 西冠2連勝

一中政策vs.一中原則 國務院發言人批中扭曲美國政策

美最高院大地震 政治摻雜司法

近年來美國領導階層和政界地震級的變動層出不窮,本已見怪不怪;但是一向德高望重和遠離政爭的最高法院如今居然也被捲入漩渦。原因是內部有人把正在起草有關最敏感墮胎之爭的多數意見稿私下透露。

結果這項還沒成熟的判決過早公諸於世,招致雙方群眾群集最高法院前示威,加上正副總統及部分國會議員都按他們以往一向的立場,發表強烈意見,甚至變相攻擊部分大法官,頓使一個本來應該純為法理的問題,遭政治壓力摻雜其中。

這個震動對美國的影響至少有兩端:一來最高法院是美國頂尖司法機構,自立國200多年來一切判決和作業都是照章行事,依法判案,儘量公平,更應沒有政治因素。但這次似乎是有內部文員 (當然希望絕對不會是九位大法官中的任何一位) 可能為了不滿這個決定而私下先行透露,企圖引發廣大群眾抗議而會有所變更。

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除了坦白證實這項文稿的存在外,也特別提出這種洩漏對最高法院的信譽和未來作業會有莫大影響;為此他已指令該院的安全室積極調查。筆者認為,本案水落石出後,無論始作俑者是何黨派或其出發點為何,都須依章處理,不能徇私或姑息;否則此例一開,將來不同政治立場者也可循相同途徑達到其目的或擾亂視聽,則法治一定會蒙塵。這一點許多自以為義的主流媒體都甚少提及,令人煞是納悶。

其次,只差半年多就即將滿50年、許多人認為神聖不可侵犯的羅訴韋德案裁決,居然也面臨壽終正寢的噩運。這也怪當初所謂「自由」和「進步」派言過其實,加上主流媒體的渲染,把墮胎變成了「憲法權利」。其實美國憲法根本沒有提墮胎這件事,只不過他們轉彎抹角,以婦女應有絕對權力和自由處理自己的身體為由,又加上平等就醫權利等等,終於和憲法扯上了一點兒邊,但這次卻被幾位保守的大法官點破推翻。

其實墮胎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雖說生命是從受孕懷胎開始(這和我國嬰孩呱呱墮地開始就算一歲同理),但是有許多情形是值得網開一面的;除了暴力和亂倫的結果外,因為避孕並非百分之百的保險,因此各種意外懷孕如何處理值得大家集思廣益,而並非任何一方片面聲明,絕對自由或絕對禁止可以解決的。尤其鼓吹絕對自由者很易予人一個放蕩不羈的錯誤印象,殊屬不智。

這次許多民主黨籍參議員頻呼上當,因為他們說川普所提名的三名大法官在聽證會回答問題時都似乎非常尊重羅訴韋德案的先例,現在居然出爾反爾。其實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批評;因為參院對提名法官的審核,主要應是他們的學養、能力和判斷力等等,根本不應問對某些政治敏感性問題的意見。尤其是1987年被提名的波克 (Robert Bork) 法官因公開他對某些有爭議性問題的立場而遭否決後,所有被提名的無論左傾右派,在作證時對此均閃爍其詞,以求過關,這是當今政壇所造成的現象或規則,兩黨均玩這遊戲,樂此不疲。

自由派人士及主流媒體更擔心的是保守派多數大法官在推翻羅訴韋德案後,下一步開刀的對象可能會是LGBTQ 等另類生活方式,包括同性婚姻、變性等等。這一點宗教保守人士和我們華人態度略同;就是我們雖然同情一些不由自主的性向,但是並不贊成把許多奇離古怪的關係正常化,就是「順天者昌」的哲理---無論這個「天」是天主、上帝、還是「天理」。至於這個政治大地震對今年國會期中選和後年總統大選有何影響,就要看兩黨如何激勵選民投票了。

大法官 提名 墮胎

上一則

民主言論自由規範 是用買的?

下一則

各城市皆應設置戶外監視器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