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中國女排提前淘汰 史上最差奧運衛冕軍

東奧/約克維奇連銅牌都沒有 氣力放盡不敵西班牙好手

川普白宮最後日子及嚴重後果

7月4日,筆者在本專欄著文「美國獨立的軼聞趣事和歷史意義」,紀念獨立日,文末提到,自2016大選以來,美國民主憲政經歷南北內戰以來最嚴峻考驗,至今前途未卜。近幾天,兩本即將上市新書提供許多2020大選後川普如何企圖顛覆民主選舉結果的內幕,佐證了筆者的擔憂。

第一本是由邁克爾‧沃爾夫(Michael Wolff)的《大獲全勝:川普白宮的最後日子》。此前沃爾夫已撰寫兩本有關川普白宮內幕的暢銷榜書籍《火與怒》和《圍城》。該書的後記是作者在Mar-a-Lago對川普長達四小時的採訪。

該書通過採訪川普的幕僚,展現川普如何自戀、妄想、瘋狂和無能,對政府運作毫無興趣或了解,不讀也不聽簡報,把大量時間花在看保守派電視網路和與親信電話聊天等。新冠瘟疫爆發後,他周圍許多人要麼生病,要麼害怕上班,大家都知道川普對戴口罩和社交距離等防控措施反感和敵視。如果有人直言他不想聽的東西,他會排擠或解雇那個人,例如他的首任國務卿、首任司法部長、首任國防部長等等,然後找唯唯諾諾的人替代。

如果福斯新聞作了讓他不高興的報導,例如大選當晚首先宣布拜登贏了亞利桑納州,他會轉台到Newsmax或One America。1月6日攻擊國會暴亂後,包括兩名內閣部長等多位下屬辭職抗議。沃爾夫總結,川普完全生活在自我臆想的世界,與現實幾乎沒有任何關係。

第二本書是由兩位「華盛頓郵報」知名調查記者Carol Leonnig和Philip Rucker(都曾獲普利茲獎)合作撰寫的《我一個人就能解決這個問題》(川普2020年接受共和黨代表大會提名的演講詞)。該書給公眾帶來更多令人震驚的內幕。

2020大選當晚,朱利安尼詢問密西根州選舉結果,白宮幕僚長梅多斯和高級顧問米勒回答,現在為時尚早,朱利安尼說,「就說我們贏了」。提到賓夕法尼亞州,助理們回答也是為時尚早,朱利安尼又說,「就說我們贏了」。這就是朱利安尼的計畫,沒有任何依據地說川普贏了,以致梅多斯憤怒地回應,「我們不能這樣做」。但川普大選當晚的確按朱利安尼的套路宣稱他贏了,這就是2020大選「大謊言」(Big Lie)的誕生時刻。

該書最讓人震撼的是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密利(陸軍四星上將),他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和海軍戰爭學院,熟讀歷史,早就看到川普與希特勒相似之處,他們的謊言都是「元首的福音」,認為川普是「典型的無德無能獨裁主義領導人」。據「華爾街日報」記者Michael Bender新書,川普對希特勒讚譽有加。

大選當晚,國防部長艾斯博和密利都沒有到白宮參加川普團隊原計畫的慶祝,以表示國防部和軍隊中立。11月14日川普支持者在華盛頓舉行「百萬MAGA遊行」,抗議選舉結果,密利向其助手表示這些「可能是現代美國街頭的褐衫軍」,喻指希特勒穿褐色制服的衝鋒隊,即納粹黨的爪牙。

11月9日川普解雇不聽話的艾斯博,15日拒絕大選謊言的司法部長巴維理被迫辭職,密利越來越擔心是即將發生險惡事件的信號。1月6日前,密利對川普及其手下的言行感到擔憂,認為川普正在煽動動亂,可能企圖啟動「叛亂法」並實行軍管。事實上,12月中旬川普的首任國家安全顧問佛林就公然鼓吹實行軍管,重新選舉。

密利和各軍種參謀長開會時說,「他們可能會嘗試發動政變,但他們不會他媽的成功,沒有軍隊,沒有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就不可能成功」。密利還引用希特勒縱火燒毀魏瑪共和國國會大廈事件,一針見血地說,「這是一個國會大廈的時刻……他們就是我們在二次大戰中的納粹敵人」。

部分讀者可能質疑這兩本書的描述。筆者認為基本可信。艾斯博被解雇就是因反對動用軍隊鎮壓和平示威民眾。6月1日密利跟隨川普在清除示威者後到教堂前擺譜照相,事後公開道歉,承認自己犯了錯誤,不應參與這樣的行動。艾斯博被解雇,密利當著川普任命的繼任者公開發言說,美國軍隊的職責是捍衛憲法,而不是效忠某人,至今密利等當事人都沒有否認。

值得慶幸的,因為有密利這樣的軍人,以及許多各州選舉官員、州級法院和聯邦法院都忠於民主共和憲政,拒絕川普及其團夥的大選舞弊謊言,從而使美國克服內戰後最嚴重的憲法危機。

但川普當選、他的任期和他下台方式,應喚起關於美國政治制度是否健全的辯論。每個公民的投票權是否得到平等保護?公眾信息中泛濫的謠言謊言,如何面對?億萬富翁如何通過巨額黑金腐蝕選舉?選舉人團制是否有嚴重弊端?國會代表分配方式是否違反憲法?

更重要的教訓,在一個民主自由社會,一個惡毒和危險的「瘋子」,特別是擅於誤導公眾輿論的野心家,很容易製造分裂,傳播仇恨,煽動暴亂,推翻選舉,顛覆憲政,這就是川普最後瘋狂的嚴重而深遠的後果。如果不記取德國魏瑪共和的前車之鑑,不盡快完善美國民主憲政,加強保護每個選民投票權和完善選舉程序,國會暴亂事件就可能重演,美國民主憲政就真的前途未卜。(作者為紐約大學商管碩士,國際金融營運風控專家,《當代中國評論》副主編)

川普 美國 白宮

上一則

美中關係將繼續惡化 尚未到止跌點

下一則

習近平的恐懼 反映中共面臨生死存亡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