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批判中國新疆政策 籲全球領袖不應沉默

馬斯克後生可畏 身價逼近蓋茲和巴菲特財富總和

美國債限大亂鬥 美式民主包裹政治算計

通過多達1兆元的基建案是國會民主、共和兩黨的共識。圖為佛州邁阿密市的橋樑工程。(Getty Images)
通過多達1兆元的基建案是國會民主、共和兩黨的共識。圖為佛州邁阿密市的橋樑工程。(Getty Images)

德國上周末舉行的大選平順,沒人吱聲說有選舉舞弊或假新聞,與目前美式選舉政治的亂七八糟,呈現尖銳對比;但更加荒誕的,是兩黨為了要不要、該如何調高舉債上限,鬥得不可開交,又曝露美式民主政治制度的另個功能不彰。

紐約時報報導,拜登總統提出約1兆元基礎建設案及3.5兆元預算案戲已將殘,兩黨鬥來鬥去不講,還來個注資給政府之大限將至,政壇的荒謬劇已演到無以復加。

舉債上限是人為設限,已有百年歷史,限制國家能借多少來償還現有國債;國會本可以取消債限,但始終留它存在,只因它總是卡在短期的政治算計當中。

影片來源:世界新聞網 一洲焦點

以往調升債限只是兩黨擺擺樣子,但跟過去15年華府的一切一樣,現在它也捲入兩黨傾全力對抗當中;2006年,包括時任參議員的拜登總統的民主黨國會議員,拒絕支持當時布希政府及國會多數黨的共和黨調升債限,以抗議伊拉克戰爭還有減稅;兩年後的2011年,共和黨也用可能支持調升債限當籌碼,強迫民主黨及歐巴馬總統削減政府開支。

每一次財政部官員跟專欄作家都警告債限不調、公債違約的後果,但到最後兩黨都會達成協議,化解危機。

但這次感覺起來不一樣,倒不是國家倒債的風險變得更大,而是因為當前兩黨相鬥,反映政府功能不彰實在很危險。

這次共和黨沒提出條件以贏得民主黨退讓,而是完全退出債限命題;民主黨則把債務升高部分歸咎於川普2017年減稅,雖說民主黨能獨力調升債限,但他們強自忍住,希望能逼共和黨投票支持增債,至少也負起些責任。

在參院共和黨領袖麥康諾放話表態之下,共和黨公開規避治國的責任,希望藉此能贏得政治加分;最新民調顯示,若發生國債違約,怪罪民主黨的人多於怪罪共和黨,所以這次危機全出於政治算計,兩黨著眼於2022年期中選舉,都想讓對方受到打擊,如此而已。

現今兩黨都有很多人相信,把國家推入違約可傷害對手,例如2013年幾位共和黨國會議員就說過,國債違約應該沒那麼糟,值得試一下來擋下歐巴馬的立法要務。過去幾年,美國好些夢魘居然成真,這次沒人敢打包票,說公債違約只是惡夢一場而已。

共和黨 民主黨 國債

上一則

眾院基建案投票倒數 民主黨進步派分歧 再生變數

下一則

新聞分析/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 人氣不敵派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