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報告曝「北韓生產病毒和細菌」 研發毒筆傳播致命疾病

北京半馬奪冠者何杰遭調查 非洲選手自稱「領跑員」

當時的月光(三一)

她覺得方曉燕一定會開始鄙視自己,因為自己做了邪惡的傳話人。從她願意傳話的那一刻開始,自己的思想就變得跟邪惡一樣的無恥下賤了。

王慧覺得能讓方曉燕下定決心點頭同意的,一定是那天晚上方曉燕接到的一通電話。從她看見來電號碼那一刻的表情,大家就猜出來了,電話肯定是方爸爸打的。每次方爸爸打來電話,方曉燕就得大哭一場。

但這一次,方曉燕沒有哭。她臉上的表情只是木然,像經歷一場地震,在地震裡失去家園、失去所有親人和希望後死寂絕望的臉。王慧猜,也許在那通電話前,方曉燕的心裡還有掙扎,可現實的問題替她做了決定。

她需要錢,沒有錢,她的媽媽就活不下去,沒有錢,她和爸爸也過不好。她需要錢。高貴的靈魂有什麼用?高貴的靈魂能替自己交學費、充飯卡嗎?放棄自己的靈魂,做一團軟軟的、聽話的肉其實一點也不難,不就是睡覺嗎?男男女女那點事,她雖然沒有經歷過,但聽舍友在臥談會裡講過很多次了。她們年輕氣盛的學長男友們似乎也就那樣,老男人又能把自己怎麼樣?再難過,就咬緊牙關、閉上眼睛,讓他摸、讓他弄。

自己這樣做,只是在救媽媽的命。王慧說得也挺有道理,反正將來都是要破處失身的,比起把一生只有一次的處女之身,隨便交給哪個只會甜言蜜語騙女生上床的窮小子,還不如用來解決自己人生最大的麻煩。

反正都是和男人睡覺,不管是為了錢,還是所謂的愛情,都是要在男人面前脫掉內褲、張開雙腿,讓男人快活。誰又比誰更高貴呢?(三一)

地震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我和Louie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