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聰明旅客搭郵輪 會做這4件事

封口費陪審團審議第2天 川普陣營認為拖越久越有利

當時的月光(一九)

最先停下來的那兩輛見上車的人醉醺醺的,臉上掛著彩,方曉燕也不上車,就都嚷嚷著讓他下去,不願意拉他了。到了第三輛,方曉燕好說歹說,司機才同意載客。但他指了指方曉燕說:「你也得跟著一塊去,我總不能拉著個醉鬼滿城跑。他要是沒錢付車費,我都沒法跟他急。」

方曉燕沒辦法,也跟著上了車。想坐副駕駛,司機不讓,說:你去後排坐,照顧著點吧,別讓他吐在我車裡。

結果怕什麼來什麼,車沒開出去多遠,余浩就在後座「哇哇哇」地吐開了。司機在前面炸毛一樣地叫罵了起來。方曉燕只能手足無措地道歉。余浩的嘔吐物也弄到了她身上,她一時間也顧不上清理,因為她意識到了余浩在哭。

她想起今天晚上余浩的狀態,還有剛才他說過的話,她覺得余浩的心裡肯定有事。

到了音樂學院,司機怒氣沖沖地把車停下,過來一把拉開了後車座的門。余浩歪歪斜斜地從裡面下來,衣服上、鞋上都是嘔吐物。司機捏著鼻子,朝著方曉燕嚷:「給錢!」

方曉燕照著計價器上面的數字拿出來了錢,司機拽過來,又說:「還有洗車費,一百!」看方曉燕面露難色的樣子,司機火了:「看你們是學生,才給你打了個折。他這一吐,就算洗乾淨了,這味兒幾天都去不掉,這要耽誤我多少生意?要不是看他臉上已經掛了彩,我真想再給他來一下!」又瞪了余浩一眼,「這孫子看著就是欠打的樣子。」看方曉燕還是沒動,司機又說:「那要不然我就報警了。」

方曉燕這才怕了,警察一來,看見他臉上的傷,肯定得問是怎麼回事。打架是余浩先動的手,到時候鬧大了,還得通知學校。弄不好臨畢業的時候,余浩還得背上個處分。(一九)

警察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台灣電影「春行」入選紐約新導演新電影影展 創台片6年來紀錄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