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地球暖化 亂流只會更頻繁 飛機旅客如何自保?

美新中國關稅部分8/1生效 政治意涵大於實際影響

當時的月光(一八)

他三兩步上去,扳過那人的肩,對著那人的左臉就是一拳。

余浩在那場鬥毆裡,並沒有占到任何便宜。那男人並不是獨自來的,等到他兩個去廁所方便的朋友回來,看到余浩打出的那一拳,余浩很快就挨了他們的拳腳。有人說要報警,可卻被打人者威脅,誰敢報警就打誰。老闆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著余浩慘兮兮的樣,也只是說:你走吧,今天的飯算我請你,誰讓我倒楣呢。

這時候,剛才那個服務員開了口:「老闆,我認識他,我送他回去吧。」

余浩的嘴角流著血,眼皮已經腫了起來,視線也變成了一條縫。透過那條縫,他看到了一個面露擔憂神色的年輕女孩的臉。他認出了她,去年放寒假前,王慧的宿舍聚餐,可以帶家屬,於是王慧帶上了他。一個宿舍的八個女孩裡,只有一個沒有帶男朋友去的,好像就是這個女孩。飯也是只吃到了一半就走了。只是名字他還一時間沒想起來,腦袋疼得要命,平衡也掌握不好了。

看他歪歪斜斜的樣子,女孩遲疑地伸出手來扶了他一下。「我是王慧的舍友方曉燕。」那女孩說,「我給王慧打個電話吧!你這樣子,最好還是去醫院裡拍個片子看一下。」

他擺擺手,想推開她。可也許是酒勁還沒過,也許是頭疼,他一個趔趄,差點就倒在她的身上。

「你別找王慧,也別跟她說我打架的事。」

「為什麼?」

「不為什麼,就是別說。她也沒有必要,知道我所有的事吧。」

方曉燕聽出了他話裡帶著火藥味,也就不再說話。

「你不用跟著我了。你如果真想幫我,就替我叫一輛出租車回學校吧。」

方曉燕替他到路邊攔車,她跟司機說好去音樂學院,然後再開後門,把余浩塞進車裡。(一八)

租車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不要小看自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