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解放軍艦廣播警告台淮陽艦「你們不要為台獨賣命」

大法官艾里托再爆掛旗爭議 審理川普案立場受質疑

當時的月光(二○)

方曉燕翻遍了全身,只找到了八十三塊錢。她把錢遞過去,小聲說:「對不起,只有這麼多了。」

司機嘆了口氣說:「算我倒楣。」然後抓起錢,鑽回車裡,開走了。

方曉燕扶著余浩,站在音樂學院的大門外面。她不知道余浩住在哪個宿舍,余浩的樣子也不像是自己能走回宿舍的狀態。她問了好幾個路過的學生,可他們都不認識余浩,方曉燕急得快哭了。

就在她準備給王慧打電話的時候,一個住在余浩隔壁宿舍的人從他們旁邊走過,認出了余浩。方曉燕趕緊拜託他,讓他把余浩送回宿舍裡。還不等那人說什麼,方曉燕趕緊走了。

第二天,方曉燕接到了一個電話,是打到方曉燕宿舍的。電話是室友接的,電話那頭說找方曉燕。方曉燕從室友的手裡接過聽筒,說了一聲「喂」,電話裡的人說:「謝謝你昨天的幫忙。」口氣很殷切,也有點尷尬,方曉燕幾乎都能看見余浩在電話那頭,皺著眉、摸著後腦勺的樣子。她說:「不用謝。」

電話那頭又說:「我不知道你的手機號,所以只能打電話到宿舍。」

方曉燕說:「嗯。」

余浩說:「別跟王慧說我打架的事。我跟她說,我去外地實習幾天,到時候再跟她見面,傷就好得差不多了。」方曉燕沒有說話。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鐘,然後說:「你有筆嗎?記一下我的手機號。」

方曉燕問:「為什麼?」

余浩說:「我沒有惡意的。你幫了我一個大忙,我只是想有機會報答。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給我打電話。」然後他說了一個號碼。

方曉燕沒記,她也壓根不想記。舍友男友的電話,她記個什麼勁兒?

余浩說:「好吧,那就先這樣,回頭聯繫。」方曉燕掛了電話。(二○)

手機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玩摔跤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