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星際大戰」被批白人太多 盧卡斯:多數都是外星人

北約秘書長:應允許烏克蘭以西方武器打擊俄境內

美國現象/法律大漏洞 租霸白住酒店5年 竟成擁有者

位於紐約曼哈頓八大道上的「紐約客酒店」,歷史悠久。1930年開業時,不僅是紐約市最大的酒店,也是世界第二大酒店,擁有92個電話接線員。(記者張宗智/攝影)
位於紐約曼哈頓八大道上的「紐約客酒店」,歷史悠久。1930年開業時,不僅是紐約市最大的酒店,也是世界第二大酒店,擁有92個電話接線員。(記者張宗智/攝影)

2018年6月,一個叫米奇.巴雷托(Mickey Barreto)的男子,入住了位於紐約市第八大道上的「紐約客酒店」2565號房,當時一晚要價200元。第二天巴雷托沒有退房,後來還在這個房間住了五年,而且他沒有付任何一毛錢。不過,現在他可能因此入獄。

★南韓統一教 買下當總部

紐約時報報導,1930年,紐約客酒店盛大開業,不僅是紐約市最大的酒店,也是世界第二大酒店,擁有92個電話接線員、一個發電廠、每個房間都有四個頻道的收音機。這間飯店在1976年被南韓新興宗教統一教創始人文鮮明(Rev. Sun Myung Moon)買下,並將其作為宗教組織的總部。

大約六年前,也就是2018年6月,巴雷托和他的朋友漢南(Matthew Hannan)走進紐約客酒店的旋轉門,進入一個以20英尺的裝飾風格藝術吊燈為中心的大廳,一起住進不到200平方英尺的小小房間,2565號房內有金色地毯和一個小衣櫃,和一台42吋電視。

在入住飯店之前,巴雷托說,他和漢南聊到關於紐約市酒店適用住房規則的話題。他聲稱,他們打開了筆記型電腦,探討了紐約客大酒店是否適用該規則,「租金穩定法案」是州房屋法的一個鮮為人知的部分。該法案於1969年通過,建立了一套全市的租金管理制度。根據該法,酒店也受到法律約酒店,特別是1969年之前建造的大型酒店,其客房在1968年5月的租金可以低於每周88元。

根據該法,一位酒店客人可以通過要求以折扣價簽署租約,變成飯店的永久居民;並且可以獲得與一般客人相同的客房服務、家事服務和使用健身房等設施的權利。

巴雷托聲稱,他和漢南在網路上搜索偶然發現了一份名為「包含穩定建案的曼哈頓建築物列表」(List of Manhattan Buildings Containing Stabilized Units)後,才起心動念要來做這件事。

★租客引州法 變新擁有者

巴雷托隔天早上離開了房間,乘坐電梯到了大廳,遞上一封寫給經理的信,表明他想要一份為期六個月的租約;但飯店告知沒有提供租約,只能續訂,不然必須在中午前退房。巴雷托沒有退房,東西被飯店搬走後,他前往位於下曼哈頓的紐約市住房法院並控告了酒店。

2018年6月22日的手寫宣誓書中,巴雷托引用了州法律、當地法規和過去的法庭案例,辯稱他的租賃請求使他成為「酒店的永久居民」,飯店移走他的物品是非法驅逐。

在同一年7月10日的聽證會上,酒店未派代表未出席,法官斯托勒(Jack Stoller)同意巴雷托的論點,命令酒店立即提供鑰匙,恢復請願人處所的所有權。幾天後,巴雷托回到了2565號房間常住,且即將變成飯店新的擁有者。

巴雷托後來發現裁決書中,沒有要求酒店提供租賃,沒有限制住宿時間,也沒有說應繳納租金,但是一個詞在其中被提到了很多次:占有。巴雷托先生被給予了「占有的最終判決」。他打電話給法庭詢問這代表什麼,他被告知他不是租客,而是擁有者。

房地產的所有權在紐約市是在財政部進行的。有了法官的命令,巴雷托向一名職員詢問了將2565號房登記為自己名下的事情——就像一個新房主會做的那樣——但被告知這是不可能的,因為該酒店,不像公寓,並沒有按房間在城市記錄中分割。

巴雷托也問飯店是否可以將2565號房間放在他的名下,但他被告知不可能的,酒店無法按房間畫分。

在城市紀錄中,該房產有一個實體,就是酒店本身,在城市紀錄中被識別為第758號街區,第37號地塊。因此,巴雷托先生援引法官的命令,填寫宣稱他擁有該物業的文件。

在紐約市,所有權變更紀錄在龐大的自動化城市登記資訊系統(ACRIS)中,每天都有數以千計的契約和抵押貸款等文件,財政部員工在網上發布前通常很難仔細檢查。

在第六次嘗試之後,一名職員告訴他要聯繫警長辦公室,隸屬財政部的一個部門。在此同時,飯店業主也提起訴訟,聲稱飯店不受住房法飯店條款約束,要求驅逐巴雷托。但最後因律師無法提供文件證明1968年5月飯店的每周房價有超過88元,法官因此駁回訴訟。

巴雷托第七次申請契約時成功了。2019年5月17日,ACRIS確認巴雷托是紐約客酒店的業主。

巴雷托擁有這家酒店所有權的契約,但自1976年以來,真正且唯一的所有者仍然是統一教會。

巴雷托更進一步向酒店律師發送電子郵件,要求了解酒店近期財務狀況,並聲稱自己應該獲得1500萬元的利潤,必須立即支付。幾天後他提出38樓需要清空客人,他要和建築師一起檢查大樓,還提到要升級第八大道的酒店入口處的旋轉門。

位於紐約曼哈頓八大道上的「紐約客酒店」,歷史悠久。租霸巴雷托在2018年租用一晚...
位於紐約曼哈頓八大道上的「紐約客酒店」,歷史悠久。租霸巴雷托在2018年租用一晚,進而霸占五年。(路透)

★酒店提訴訟 恢復所有權

當酒店律師急忙提起一起訴訟以恢復對酒店的所有權時,巴雷托先生又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給管理該物業的溫德姆酒店集團(Wyndham Hotels and Resorts)。溫德姆酒店的經理回應,該集團僅經營該物業,巴雷托先生的要求,應該與建築物的業主商討。

此時,酒店的所有者們已經開始收到了巴雷托的電子郵件,事情開始變得更加嚴重。巴雷托通知其現在擁有該酒店,而溫德姆代表要求他提供相關法律和銷售文件作為證據。巴雷托也向飯店的貸款機構M&T銀行發送通知,要求所有帳戶都記入他的名下。巴雷托還跟飯店大廳旁的Tick Tock Diner餐廳說,每個月的租金支票都要寄到2565號房。

巴雷托很常到這間餐廳吃飯,餐廳老闆因此聯繫統一教會,對方說不需理會巴雷托的要求。巴雷托夫婦也就繼續到餐廳吃飯,再也沒有提到租金支付問題。

律師梅塞爾(Matthew B. Meisel)表示,從未見過如此惡劣的情況,相信曼哈頓地區檢察官會進行調查。

律師比爾林哈德(Bill Lienhard)表示,相當震驚巴雷托將曼哈頓一棟41層樓飯店轉移到自己名下是如此輕鬆。

幾個月後,法官做出裁決,認定巴雷托並不擁有該房產;但儘管法官對所有權做出了裁決,巴雷托仍然是酒店的合法居民。

巴雷托有一張稜角分明、年輕的臉,留著軍旅風格的髮型,說話時還擺弄著自己的衣服。他的親戚說,他在巴西唸書時成績優異,在1990年代移居美國,他被認為特別有天賦,是家裡最聰明的孩子。

巴雷托深入研究統一教會在南韓的起源、經濟利益及其與北韓的商業聯繫,他開始相信教會領導人將來自酒店的收入匯往北韓,違反美國的制裁。他說,住進飯店是因為對宗教組織財務狀況的擔憂,希望盡身為美國公民的責任。

位於紐約曼哈頓八大道上的「紐約客酒店」,歷史悠久。1930年開業時,不僅是紐約市...
位於紐約曼哈頓八大道上的「紐約客酒店」,歷史悠久。1930年開業時,不僅是紐約市最大的酒店,也是世界第二大酒店,擁有92個電話接線員。(路透)

★被趕出飯店 遭控欺詐罪

巴雷托有權和紐約客酒店簽訂租金穩定租約,使用客房服務、家事服務和飯店的所有設施,但他拒絕簽約或付租金;他認為,該酒店的報價超出了租金穩定房間的法定租金。

最後在去年,法官以巴雷托拒絕付款或簽署租約為由,做出了對酒店有利的裁決,2023年7月將巴雷托趕出飯店。

只不過,巴雷托還是沒有停止他自認為業主的角色。2023年9月,他提交了另一份契約,表明酒店已再次轉移到他的名下,這次轉讓導致酒店失去了財產稅豁免,導致其財產稅增加了290萬元。

最終,巴雷托因24項罪名在曼哈頓一家法院被捕,其中包括14項重罪欺詐罪名;檢察官認為,這是竊取酒店所有權的犯罪計畫。巴雷托目前正在等待曼哈頓州最高法院的審判,如果罪名成立,他將面臨數年監禁。

租金 紐約市 曼哈頓

上一則

人物/齊邦媛眼中的戰火中國

下一則

美國現象/小紅書成年輕人生活指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