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伊朗總統墜機身亡 初步調查結果出爐

反對建布碌崙86街遊民所 華人市政廳抗議

錯位(一三)

他講義氣,覺得她一個人帶著孩子,在這裡無親無故,挺不容易的,問他什麼事,他總是細細講怎麼辦,又是舉例、又是解釋,當過老師的人就是不一樣。她說要給牆上釘幾顆釘子掛裝飾畫,他吃過晚飯就來給她釘。遇到洗碗機漏水,一大早過來坐在地上一邊拆,一邊看視頻研究。為了不讓她多花錢,自己親自動手搞到半夜。

他替她拿的主意,說:你去考地產經紀證書吧,時間靈活,自己的事業,又賺錢多。再說,女人有點事業好,以後腰桿硬氣,不怕遇到什麼事。他一個勁鼓勵她考試不要怕,一點一點啃下來就好了。

她沒什麼文化,就讀完了中專,要不是ESL班裡結交了幾個朋友,她也堅持不下來。拿到ESL六級證書,她才知道自己不笨、不蠢,只是她不擅長國內的教育模式。他說:你這麼聰明,也很努力,大不了別人用半年,你苦個一年,怎麼都考下來了。

她這輩子只聽到別人誇她漂亮、樣子年輕、皮膚白,她從來不知道,自己除了做為一個女人本身以外的價值。考試前她緊張,他過來幫著複習,替她做筆記,像小學老師那樣,讓她一條一條背給他聽。送走孩子他就過來了,漸漸就熟了,熟了就隨便了:兩人的胳膊腿還沒碰到,靜電劈里啪啦地炸開了。

他開玩笑說:「哎喲,咱倆還挺來電的。」她好些年沒聽到男人和她說俏皮話,一時沒忍住,伸出手拉他的胳膊:「看看還有沒有電?」捏住他結實頎長的胳膊的那一瞬間,她的渾身像通了電似的,也像被下了蠱似的。她聲音發顫,把手放他腿上說:「再試試有沒有電。」

是她先撲到他懷裡的,兩人在餐桌前,以極其怪異的姿勢抱著。中間隔著兩個椅子的兩個扶手,分別硌開兩個人的下半身,卻分不開兩人的上半身。(一三)

上一則

「繁花書房」在蘇州開幕 作家金宇澄:從哪裡來,到何處去

下一則

只為亮一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